在4月14日北约对叙利亚“化学武器设施”的空袭当中,美国、英国、法国的海空平台共发射了103枚巡航导弹。当夜大马士革市郊燃起的熊熊大火令人印象深刻,因此不少媒体便迅速地对当夜叙利亚防空军和俄在叙防空力量的作战效果下了结论,称俄叙两国合力打造的防空网“完全失效”。

图为袭击当夜的长曝光摄影作品。

但从北约和俄军的统计结果来看,叙利亚防空军在首波袭击中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的——据西方媒体的报道,北约认为叙利亚防空军击落(或干扰)了103发巡航导弹中的65发,而俄罗斯的分析则认为叙利亚防空军的成果为71发。二者相差无几,都在65%到69%这个区间。

考虑到叙利亚防空军是一支重建不过两年的队伍,面对的是侦查、预警均极其完善的北约打击力量,其能做到近70%的拦截率已经非常不错了。

图为2017年训练中的叙利亚防空军,可见其装备的三种中近程防空导弹。

在上个世纪80年代的贝卡谷地攻防战中,装备了现代化电子攻防干扰手段的以色列空军曾把装备了先进的SA-6(2K12)防空导弹的叙利亚防空军打得满地找牙。而时隔三十多年后,叙利亚防空军的装备也依然是大量SA-6“库班河”、SA-8“壁虎”、乃至SA-3(S-125)“伯朝拉”等并不先进的防空导弹,佐以少量BUK-M1“山毛榉”、“铠甲”这样的新型防空系统,那为何一前一后,差距如此之大?

图为出现在叙赫梅明姆基地的俄战斗轰炸机群。一旦遇袭,这些战机会给予西方严重的伤亡。

为避免“激怒俄罗斯”导致爆发高烈度的全面战争,并把本次袭击控制在较低烈度的冲突范围内,美英法等国的打击避开了俄军最有可能出现的地点,选择了纯叙利亚驻扎的空军基地、“化武储存点”等地进行打击。

而在袭击之后,法国国防部更是宣称在袭击前就已经“提前照会过俄方”,这无疑给了俄罗斯和叙利亚防空军一定的预警时间——知晓袭击的到来以及大致时间与目标,这也就足够后者采取相应的措施了。

图为部署在叙利亚的俄防空导弹部队。

其次,并未遭到袭击的俄防空部队处于导弹袭击的目标之外,其射程也不足以拦截北约导弹,但作为俄罗斯在叙防空情报网的重要组成部分,俄军早在2016年就于叙的多个地点建设了大型防空警备雷达、目标照射雷达、乃至于反干扰天线等重要装备。而即便俄军“不直接下场”,用这些电子设备和西方较劲也是情理之中。

图为叙利亚装备的“铠甲-S1”防空导弹系统。

当然,先进的武器装备以及全新培训的操作人员,也极大增长了叙利亚防空军的战斗力。在此之前,叙利亚防空军的绝大多数骨干已被抽调进内战战场,在俄罗斯来援之前几乎只剩一个空壳。

而俄罗斯与伊朗的全面援助,可以说是重建了叙利亚防空军。事实上,叙利亚防空军目前就有大量来自俄罗斯和伊朗的“志愿者”,其战备水准自然不可小视。(利刃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