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缪凌云 徐悦邦

来源|野马财经

国内5G进程正如火如荼,作为行业技术大牛的华为公司也吹响了“攻上‘上甘岭’,实现5G战略领先”的冲锋号。与此同时,华为却在海外频繁遭受非技术性困难。

见微才能知著,危中也会有机。作为“巨、大、中、华”里最耀眼的那颗星,华为没有冬天。

12月6日早晨,华为首席财务官、华为创始人任正非之女孟晚舟近日在加拿大转机时被“暂时扣留”的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

华为的回应称,“华为并不知晓孟女士有任何不当行为”,并表示华为遵守业务所在国的所有适用法律法规。对此,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今日也曾致电了华为公司,对方回应称:“目前没有接到相关通知,我们不太清楚整件事情具体原因。”

“巨大中华”里最耀眼的那颗星

2017年,华为全球市场占比达到28%,爱立信下降为27%,自此华为超过爱立信,跻身全球第一大电信设备制造商。然而,2018年4月,原本处于中国第二大、全球第四大电信设备制造商的中兴通讯因为受到美国制裁,导致元气大伤。

华为,由此成为通信行业“巨大中华”里最亮最持久的一颗星。

“巨大中华”的说法源起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当时,中国电信市场呈喷发之势,本土力量应运而生,四家新兴的本土通信制造厂商巨龙通信、大唐电信、中兴通讯、华为技术冉冉升起。

有资料称,时任中国信息产业部部长的吴基传在一次论坛发言中,取四家企业首字组成了朗朗上口的“巨大中华”。自此,“巨大中华”的提法便在行业里逐渐传遍。

在此之后,“巨大中华”带来的效应日渐扩大,我国电信市场由进口高价设备垄断的局面从此破局。由此也带来电信设备成本下降,我国电信基础设施水平快速提升。

然而,在发展过程中,曾经技术领先的“巨大”,在发展过程中逐步衰落。中兴、华为后来居上,甚至从国内市场走向海外市场,逐渐成为全球市场的新兴大玩家。

2017年度,华为销售收入达到人民币6036.21亿元,净利润为人民币474.55亿元,总资产达5052.25亿元。当年,华为位列《财富》全球企业500强第83位。相比之下,阿里巴巴排名第462位,腾讯的排名则是478位。

围绕华为这艘行业巨头,已然催生出了一个庞大的产业链。据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不完全统计,A股及H股中,至少有35家公司与华为存在联系。

受孟晚舟“暂时被扣留”消息影响,2018年12月6日,这些股票普遍下跌。

实际上,华为在全球产业链中也已经占据重要位置。除了中国本土之外,华为的业务遍及全球,供应商也涵盖高通、博通、英特尔等众多国际厂商。

2018年11月7日,第十二届核心供应商大会上,华为还对92家供应商颁发了奖项。在这92家公司中,中国企业共有37家。其余企业则来自美国、法国、日本、韩国、意大利等诸多国家。

注册于1987年的华为很早就开始了自己的全球化之路,早已是一家全球化企业。在世界各地,华为也早已谋篇布局,落地生根。

国内海外营收平分秋色

华为的全球化布局始自上世纪90年代。1996年,华为开启全球化进程的第一站,进军俄罗斯。此后,华为采取“农村包围城市”的手段,相继进入拉丁美洲、非洲、亚洲等新兴市场,并站稳脚跟。

1999年,印度班加罗尔华为研发中心正式成立;两年之后,华为又在美国设立了4个研发中心。虽然起步较晚,落后于人,但凭借着对自主技术的高度重视,华为的商业版图依旧得以不断扩张。

在进军海外市场近10年后,华为的海外销售额于2005年首次超过国内销售额,在往后的几年内曾一度占据总收入比重逾70%。

经历近20年的艰难开拓,时至今日,华为的业务已经遍及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18万名员工中,海外员工本地化比例约为70%,来自160多个不同国籍。

据华为2017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末,华为海外业务的销售收入达2985亿元,占6036亿元总销售额的比重为49%。显然,海外市场占据着华为营收的半壁江山。

近些年,华为加大了对非洲、拉丁美洲等新兴市场的布局。当在新兴市场逐渐站稳脚跟之后,华为将目光瞄向欧洲、北美等发达地区。

据华为2017年报显示,华为海外业务的销售收入占比为49%,其中欧洲地区的业务在华为海外业务中的作用日渐显著。资料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华为手机在欧洲市场占有率近20%。

然而,频频“攻城略地”的华为,只剩下一个尚未攻破的“城堡”——美国市场。

据华为2017年报显示,在华为几大区域布局中,美洲地区的销售额仅为393亿元,同比下降逾10%,是唯一一个销售额负增长的地区。

图为华为2017年销售分布情况(来源:华为年报)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华为近几年海外业务销售额持续增长,但其对海外市场的依赖度似乎在不断下降。

财报显示,华为2017年海外市场销售额2985亿元,较2013年1550亿元的销售额增长逾90%。然而,华为海外市场销售额占总销售额的比重却已下降至49%。

华为近几年看似热热闹闹的海外布局背后,换来的却是对海外业务依存度的不断下降。难道是华为早已“看穿一切”?

贸易“铁幕”徐徐拉开?

财报显示,华为的收入构成可分为四部分,运营商业务、企业业务、消费者业务和其它。

其中,运营商业务占比最高,2017年的运营商业务销售额近3000亿元,占比达49.34%。

图为华为2017年营收构成(来源:华为年报)

运营商业务,主要为俗称的“3G”、“4G”等网络建设。

当然,自2013年开始,我国工信部、发改委和科技部联合推动成立了“IMT-2020推荐组”之后,“5G”时代正式到来。

而随之一同出现的,则是一场极为激烈、时间持久的“5G”争夺战。

例如不久前的高通、华为5G网络的标准制定主导权之争,受到了国内各界的高度关注。

野马财经(微信公号:ymcj8686)注意到,对于“5G”时代的筹谋,华为不可谓不用心。2013年至2017年,华为研发费用共计投入2972.15亿元,远超同期合计净利润1702.86亿元。

除了国内的研发工作,2013年,华为还积极参与了欧盟5G项目的推动,与全球20多所大学开展联合研究,并成为了英国5G创新中心(5GIC)的发起者。

与此同时,到2017年末,华为已经在全球10余个城市与30多家领先运营商进行5G预商用测试,性能全面超越国际电信联盟(ITU)要求。

然而华为在5G领域的高歌猛进,却遭遇了越来越多的非技术性困难。

例如2016年8月,美国第二大电信运营商AT&T发布5G设备供应商名单,华为名列其中。2017年8月,双方甚至一度“初步达成了合作协议”,然而AT&T很快“悔婚”,合作告吹。

2016年,美国还曾就华为是否涉嫌违规向伊朗出口通信设备开始进行调查。

尽管华为一直表示保护其它国家的网络独立性,但自2018年以来,华为遭遇的围堵愈加明显。

2018年8月,澳大利亚以安全风险为由,明确禁止由华为提供5G技术;11月,新西兰通讯安全局否决使用华为5G设备的申请,理由是构成国家安全风险;12月5日,几乎是孟晚舟被扣消息传出的同时,英国电信集团宣布不再使用华为的4G和5G的通讯设备,且以后英国网络的核心领域不会再使用华为的通讯设备和服务。

对于华为在美国等市场遭遇的困境,华为公司副董事长、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曾对CNBC记者表示,“作为5G技术的领导者,我们没有机会为美国消费者提供5G解决方案和服务,所以说美国是一个没有充分竞争的市场,仍然在阻止领先的玩家参与。”

华为在海外发达国家市场所面对的是不是一道铁幕?以及,你怎么看此次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暂时扣留”?对于华为的5G技术频频被其它国家禁入一事,你有何看法?欢迎在评论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