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羊毛工作坊

投资者的私人订制

导读: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到,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同时,对明年国际环境特别是对国际经济环境作出判断,结论是:复杂、严峻。

这句话是2019年乃至今后一段时期的“题眼”,中国战略位置与战略目标都由此而展开。刚刚退下来的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这句题眼做了解读。

来    源:第二十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新浪财经

原标题:朱光耀解读经济工作会议:外部复杂严峻的挑战指什么

“第二十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于2018年12月23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美好中国:敢当与前行”,财政部原副部长朱光耀出席并演讲。

本周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我国外部环境面临复杂严峻的挑战。在朱光耀看来,所谓挑战来自四个方面的不确定性。

第一,全球供应链整体布局面临相当程度的不确定性。朱光耀指出,特朗普当局不顾客观因素形成的全球产业布局,单方面强调美国制造业回归,实际上在经济规律上是很难实现的,但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他提出的政策导向,对供应链将会产生影响,尤其是对跨国公司的信心,投资意向,预期方面产生影响。

朱光耀表示,在更广泛的意义上来说,供应链对世界稳定、和平有重大影响。当今中国拥有全世界最完整的产业布局,拥有联合国定义的产业部门的所有内容,形成了难能可贵的局面,因此,要认识到制造业发展的极端重要性,这保证了中国在全球经济发展中的地位。

第二,全球规则的不确定性,特别是贸易规则的不确定性。朱光耀强调,多边贸易规则强调公平、透明、包容、反歧视性。在多边贸易当中中,WTO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多边贸易原则应该是世界所有国家,特别是WTO的164个成员国共同遵循的原则。但由于特朗普的政策,导致WTO正面临生死存亡。“由于美方的无理阻扰,WTO上诉机构的法官无法得到补充,仲裁机制恐怕将无法运作”。

“要坚持世界的事情,世界各国商量着办,164个成员的利益要得到合理的反映。WTO的前景将关系到世界贸易是否保持稳定增长”,朱光耀表示。

第三,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朱光耀表示,当前,英国和欧盟的谈判非常艰巨,其核心问题是“软脱欧”还是“硬脱欧”。虽然英国政府对两者对经济的影响都做出了评估。特别是“硬脱欧”将会给英国经济带来-9%的影响,“这对世界将会是巨大冲击”。在其看来,“英国脱欧的问题不简单是英国或欧洲的问题,也是世界格局变化在地缘政治方面的影响”。

“希望出现一个稳定、强大的欧洲,期待欧盟和英国谈判能达成最终协议,这符合英国、欧洲、也符合世界的利益”,朱光耀表示。

第四,美联储利率政策走势带来的不确定性。朱光耀强调,这不仅影响美国,其外溢性也将影响世界,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外流和货币稳定。朱光耀分析称,2014年时,美联储停止量化宽松,并于2015年开启加息进程,最初步伐节奏非常缓慢,从2017年开始,美联储加快了提高利率的节奏。进入2018年,美联储保持加息节奏。

但到2018年下半年,美联储的加息受到特朗普的强烈攻击。“特朗普不尊重行政当局不能干预美联储的政策,美联储是独立机构”,特别是12月19日有消息称,特朗普甚至考虑撤换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不管怎样,美联储的利率政策不仅影响美国,也影响新兴市场国家资本外流,本币贬值”。

朱光耀强调,上述四点不确定性集中反映出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的中国外部环境存在复杂、严峻的挑战,因此,要坚持稳中求进的总基调,坚持深化改革,扩大开放,首先把中国的事情办好,这对中国经济的稳定发展具有重大意义,此外,还要积极参与世界经济治理,用稳定战胜不确定性。

以下为演讲实录:

朱光耀:非常荣幸受厉以宁老师和刘俏院长的邀请参加今天的会议。

习主席强调,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回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的历程,特别是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定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来,四十年来中国发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要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砥砺前行,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展望未来,前途光明。但现在我们还有艰难险阻,要克服险关。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对明年国际环境特别是对国际经济环境作出判断,结论是:复杂、严峻。学习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精神,理解中国2019年度经济发展的复杂严峻的外部环境,尤要关注以下四个方面的不确定性。这些不确定性相互叠加,使得外部环境愈发复杂严峻。所以,我们一定要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以稳定战胜不确定性。

首先是全球供应链整体布局面临着调整的不确定性。美国特朗普政府提出“美国第一”的口号,要求制造业回归美国,引发全球供应链整体布局的调整。当今世界,产业链布局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比较经济利益学说原则的基础上,在资源配置、劳动力素质、市场前景等多种因素作用下形成的,它是国际跨国公司做出的客观选择。

世界各国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紧密交融,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形成了一种有机的、有序的联动。供应链为全球经济有序运转提供了保证,保障了世界各国经济相互依存,有序向前发展。在更广泛意义上来讲,供应链对世界的稳定与和平有重大的影响。不顾供应链布局形成的客观因素,而一味强调美国制造业回归,违背经济规律、很难实现。但是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提出这种政策导向对现有全球供应链布局的稳定性产生冲击,突出表现在对跨国公司企业家信心、投资意向和预期的影响。

在供应链布局存在调整的不确定性的同时,与供应链紧密相连的产业链、价值链也面临着调整的不确定性。2018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2019年度的工作,明确明年抓好七项重点任务,其中第一项任务就是要加强制造业。制造业发展十分重要,为中国在全球经济发展中的地位提供保证。当今中国的制造业有全世界最完整的产业布局,拥有联合国所定义的产业部门的所有内容,这一局面难能可贵,但在某些高尖端项上还需通过创新发展来提高能力。

第二个是全球规则的不确定性,特别是多边贸易规则面临改革的不确定性。多年来,公平、透明、包容、反歧视性的多边贸易规则,即WTO的指导原则一直作为处理全球贸易争端的基本思路。这些原则在全球格局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WTO等多边框架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多边贸易原则应是世界所有国家,特别是WTO的164个成员共同遵循的原则。但是,由于特朗普总统的政策,WTO前景面临严重的挑战。在WTO最关键的仲裁机制中,通常有7名上诉法官,每名法官任期8年,每项上诉裁决法定至少需要由3名法官作出。现在,WTO的仲裁机制中只有3名法官,其中2名还将于明年12月退休,但是由于美方无理阻挠WTO法官的增补和连任,WTO仲裁机制面临停摆。

现在,欧盟、加拿大都分别提出了WTO改革方案,中国和欧盟也建立了WTO联合工作组,当前的当务之急是解决WTO仲裁机制的停摆风险。但坦率而言,困难很大,主要是因为来自美国的阻力。在WTO改革上的交锋,影响到WTO的前途,影响到多边贸易体系规则,关系到世界贸易能不能够继续保持一个稳定的增长。我们怎么应对?我想还是要坚持世界的事情世界各国商量着办,WTO的164个成员的利益都应得到合理的反映。

第三个是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到目前为止英国和欧盟方面的谈判进行得非常艰难。为了脱欧方案,英国保守党内部此前还进行了对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的信任投票。尽管梅首相惊险过关,但是反对党工党已经提出了议会对梅首相不信任案的提议。英国政局的走势关系到英国同欧盟的脱欧谈判,核心问题是“软脱欧”即有协议的脱欧,还是没有协议的“硬脱欧”。英国政府就两种脱欧对经济的影响都作出了评估,尽管脱欧本身对英国经济在一定时间内都会产生负面影响,但是“硬脱欧”影响更大,预计将给英国带来-9%的影响,那将对英国、欧洲、世界都是一个巨大冲击。除了英国脱欧,欧盟内部还面临着包括意大利债务问题等的其他问题。我们希望一个稳定强大的欧洲,也期待着欧盟和英国谈判能够达成最终的协议,因为这符合英国的利益、符合欧洲的利益,也符合世界的利益。

第四个是美国联邦储备银行利率政策的不确定性。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不仅影响美国,其外溢性也直接影响着世界,特别是影响着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外流和货币稳定的重要性。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美联储实行零利率政策,并同时实施了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大量购买美国政府债券和有抵押的债券,造成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迅速膨胀。2014年12月,美联储结束美国债券和有抵押的企业债券购买,并在此一年之后开始提高利率,最初的加息步伐、节奏非常缓慢。后来节奏逐步加快,从2015年到2018年的四年间,美联储9次提高利率。但是2018年下半年,美联储加息的政策和节奏受到了特朗普总统的强烈攻击。尽管美联储是独立机构,但是特朗普总统置行政当局不能干预美联储的原则于不顾。在美国当地时间12月19日,美联储再次提息及美国股市持续几天的大跌之后,现在特朗普总统恼羞成怒,甚至要撤换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尽管这是非常的具有挑战的。不管怎么样,美联储政策的外溢性,对新兴市场国家,特别是经济面临挑战的新兴国家的资本外流、本币贬值会产生重大的影响,2018年在阿根廷、土耳其已经有所显现。

上述的四点不确定性,集中反映了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所明确指出的2019年中国发展的外部环境的复杂严峻。因此,我们一定要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坚持深化改革,扩大开放,首先把中国的事情办好。与此同时,我们积极参与全球治理,对世界的和平发展作出我们的贡献。用稳定战胜不确定性,是我们在2019年应对外部复杂严峻挑战的重要任务。相信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中国经济会持续健康地向前发展,造福中国人民,同时也为世界的和平发展作出我们的贡献。谢谢大家!

以下为对话实录:

陈玉宇:刚才您谈了四个不确定性,从产业链、贸易规则的不确定性到英国“脱欧”、美国货币政策的变化,每个谈起来都沉甸甸的。接下来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可能很难科学回答,只能靠您的洞察力。请问这四个不确定性造成2019年或者是2019年全球性衰退的可能性有多大?发源地最可能是谁?

朱光耀:这个问题本身就很有挑战,要说数据的话,我想无论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是WTO都已经给出他们一个基本的预测。

陈玉宇:我们相信你。

朱光耀:2019年度,全球经济的复苏增长要出现一个基本的拐点。从2015年到今年7月份以前,国际机构均纷纷上调对未来的经济预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上调全球经济增长预期,WTO上调全球贸易增长预期。但是从今年7月份开始,这两个机构的数据都出现了拐点,开始下调对此前的预期,同时经合组织(OECD)、世界银行等一些其他机构的数据也发生了变化。

其中最权威的还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WTO。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2018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由此前的3.9%下调0.2个百分点到3.7%,同时对2019年的全球经济增长预测由此前的3.9%下调到3.7%,全球经济增长呈下降态势。WTO方面,对2018年度全球贸易增长预期由此前的4.4%下调0.5个百分点到3.9%,同时对2019年度全球贸易增长预期由此前的4%下调到3.7%。

同时值得关注的是,WTO的2019年度全球贸易增预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2019年度全球经济增长预期持平,均为3.7%。因为正常情况下,贸易量增速应超过经济增速。这在过去二十多年都非常明显。如果有重大危机出现,贸易增长才会慢于经济增长。现在如果持平,那就证明2019年世界经济、世界贸易都需要高度警惕。而要特别关注的,还包括对作为主要原材料生产国的新兴市场国家的影响,包括石油价格等等。所以,2019年度确实是非常面临挑战,形势是严峻复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的判断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

陈玉宇:市场确实动荡不安,无论如何如果再添加第五个不确定性,那不得不谈到第一大和第二大经济体的贸易摩擦。请您判断一下,特朗普政府对提出来的谈判条件容易达成吗?

朱光耀:中美的贸易摩擦发展到今天,肯定是中国不愿意看到的,因为我们历来强调中美贸易关系是一种相互的补充、是一种互利共赢。

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四十年中,中美经济关系有这样的发展,去年达到5800亿美元的贸易额,反映中美两国经济之间的相互交融、相互补充。两国人民也从中受益,紧密相连的经济关系把中美两国联系在一起。中美经济关系是整体关系的压舱石和推进器,至今我想这一论述是正确的。

我们一直说,中美两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中美两个国家是伟大的国家,现在出现了这种矛盾、摩擦和争端,我们是要用经济的方法,客观来分析、来判断,而不是单方面的任意施压。中国从来没有在外部压力下屈服,所以我们要通过一种合作的方式、沟通的方式,通过磋商的方式来解决。

12月1日在阿根廷的G20布宜诺斯艾利斯峰会期间,习近平主席和特朗普总统的重要会晤,达成了共识,双方用90天的时间来沟通、来解决矛盾。但是这里面既有贸易量(赤字)的问题,也有结构的问题,可能结构的问题更为复杂。所以这个问题需要双方相向而行,要达成一个双方都能够接受的结果。

陈玉宇:明年这一年矛盾很多,不确定性很大,我有一个看法,中美经济利益的互补和一致会存在,而且长期存在,我感觉解决好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朱光耀:是,我们希望双方相向而行。

END

  更多金融市场分析,欢迎点击“阅读原文”,加入我的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