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习惯,故事的开始每每从汉利康开始,但对于复宏汉霖,我们深知这只是一个开始,是回报十年初心和坚持的第一张成绩单。今天,我们准备讲讲接下来的故事,一个更加锐意创新的故事。

在过去的十年里,复宏汉霖平地建造了一座生物制药的大厦,汉利康之后,中国生物类似药的研发道路豁然宽敞,成为了复宏汉霖的一个坚实根基。

但是,复宏汉霖的蓝图远不止如此。

生物类似药之外,复宏汉霖管线内数量众多的在研生物创新药给了市场更多的想象空间,其中创新药抗PD-1单抗HLX10的前景最受关注,进展也非常亮眼。近期,复宏汉霖宣布,HLX10(重组抗PD-1人源化单克隆抗体注射液)联合白蛋白紫杉醇治疗晚期宫颈癌患者的2期临床研究(NCT04150575)完成了首例患者给药。

此项HLX10联合化疗的2期临床研究在化疗基础上增加肿瘤免疫治疗药物,在国内抗PD-1单抗联合化疗用于晚期宫颈癌治疗的临床进展中处于第一梯队。包括此项研究在内,复宏汉霖正在积极推进共计8项针对不同实体瘤的HLX10免疫联合疗法临床试验。

复宏汉霖下一步的大动作,似乎已经很明晰了。

   组合升级     

从生物类似药起步,到创新启动“加速度”。

近年来,伴随着肿瘤免疫治疗时代的到来,复宏汉霖逐步开发创新型单抗产品,以自主开发的抗PD-1/PD-L1单抗HLX10与HLX20(重组抗PD-L1全人单克隆抗体注射液)为核心,在国内前瞻性布局了一个多元化的创新单抗及肿瘤免疫联合疗法管线,自主核心能力贯穿了整个生物医药产业价值链,打造出了研究、开发、商业化生产的综合性生物医药全产业链平台。

复宏汉霖研发管线

以HLX10为代表的创新型产品,自然是助推复宏汉霖不断前行的核心力量。目前,国内市场上抗PD-1单抗“4+2”的竞争格局已然形成,市场细分升级,形成国产进口同场竞技之态势。

对于“迟到半步”的复宏汉霖来说,速度似乎并不是唯一关键的问题,复宏汉霖针对PD-1采取的“Combo+Global”(联合治疗+国际化)的差异化战略具有很大的竞争优势。复宏汉霖联合创始人之一姜伟东博士在早前的一次采访中曾表示,“PD-1我们确实进展不是最快的,有望2020年报产。但从非头对头比较的临床数据上看,HLX10的数据应该接近K药。” 据2019年全国临床肿瘤学大会(CSCO)和2019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亚洲年会上发布的最新研究结果显示,评估HLX10在晚期实体瘤患者中疗效及安全性的1期临床试验(NCT02648490)中患者的耐受性良好,HLX10单药治疗在多种实体瘤患者中表现出令人期待的抗肿瘤活性。目前,HLX10已相继获得美国、中国台湾及中国大陆的临床试验批准,针对高微卫星不稳定或错配修复缺陷(MSI-H/dMMR)实体瘤和慢性乙型肝炎的单药2期临床研究已完成首例患者给药。

实际上,PD-1之间的竞争并不是百米赛跑而是一场马拉松,产品成功的定义,更取决于有差异化和特色。适应症拓展、多靶点开发、联合用药、医保谈判……各家药企纷纷打出了各种策略冲刺,商业化队伍建设也在加速招兵买马。

复宏汉霖深谙这个要义,持续推进“Combo+Global”差异化战略。在打法上,它打出了一套漂亮的组合拳,联合疗法就是其中一张王牌。

研发上,联合用药是各家PD-1药企克服PD-1单药应答率不高(只有约10%-30%)的主要战术,拥有1款强大的PD-1可以带动企业整个肿瘤管线的销售,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PD-1+”包括PD-1联合靶向药物、PD-1联合放化疗药物,以及联合疫苗等丰富的联合方案。

但是,联合疗法价格昂贵,对于坚持“可负担的创新”的复宏汉霖来说,将联合治疗普及化,让肿瘤患者用得起药,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

复宏汉霖方便地展开了联用甚至于两个单抗联用的研发策略,在这方面,还得益于他家的创新“池子”。

复宏汉霖管线上的将近30个产品,90%以上都是自主研发的,覆盖肿瘤特异性靶点、抗血管生成靶点和肿瘤免疫靶点等多个类别的自有肿瘤治疗产品管线,加上背靠大股东复星医药,其手握多种的小分子药,用自家的管线做联用时间成本和沟通成本均较低,这一通操作为复宏汉霖创造了不少成本优势和技术壁垒,这也意味着,联合疗法中的每个抗体都具有一定的成本优势而且患者不用为因不同企业合作而额外产生的费用买单,这样市场的杆秤便可能出现倾斜。

在这些产品联用中,HLX10与其他自有单抗HLX04(贝伐珠单抗生物类似药)、HLX07(抗EGFR单抗)等组成的双单抗免疫联合疗法尤为值得关注,覆盖头颈部鳞癌、非小细胞肺癌和肝细胞癌等多项适应症。HLX10联合HLX04的2项临床研究进展较快,现已分别进入临床2/3期。此外,HLX10联合化疗针对不同实体瘤的5项临床研究亦均已进展到临床2/3期,覆盖了食管鳞癌、非小细胞肺癌、小细胞肺癌、胃癌和宫颈癌。在未来,HLX10广泛应用于肿瘤联合治疗前景可期。

联合治疗之外,复宏汉霖依托已建立起的完善的双特异性抗体研发平台,以及HLX10研发过程中积累的PD-(L)1通路作用机制、药效结构等方面的数据与经验,为开发PD-1与其他靶点组合的双特异性抗体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开疆拓土

复宏汉霖要做的第二件事,是继续布局国际化。

从第一个“吃螃蟹”的生物类似药HLX02(注射用曲妥珠单抗)闯关欧盟开始,到敏锐地抓住新兴市场需求,通过对外授权覆盖拉丁美洲、东南亚、中东、北非、独联体等国家和地区,对标国际质量标准的复宏汉霖,充分发挥着全球联动、整合创新的优势。

对于复宏汉霖还说,这是迈向更高视野的关键一步。如今,全球化的市场网络已经建立,它的目标,是进入最主流的欧美生物药市场、“一带一路”周边国家以及南美国家等新兴市场。而这种模式一旦展开布局,将是极具扩张性的。这种扩张性也伴随着将公司推向更加高端化,使其展现日臻成熟的实力和魅力。

复宏汉霖的全球商业化布局

这步棋,机遇胜于挑战,复宏汉霖一开始就走得果断坚决。

挑战在于,在中国整体生物制药行业还在加速追赶国际水平的大背景下,做出这样的尝试不可谓不冒险。在扣响世界大门的同时,门外世界的规则还有很多要学习,很多实战经验要落实改进。

“我们第一次走EMA的上市流程,一定不会一帆风顺,对欧盟的生物药监管法规,我们还未了解得全面透彻。但是凭借一次次尝试和学习所积累下来的经验,在主流市场上市生物药就会越来越容易,就像学习曲线一样,开了头就不难了。” 复宏汉霖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刘世高先生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解释复宏汉霖主动承担各种困难与不确定性。

而更多的机遇在于,当国内生物药市场的追赶者越来越多,对于复宏汉霖这样的领跑企业来说,扩大战场就变得尤为重要。

拿抗PD-1/PD-L1单抗来说,这类药物的全球市场规模扩张速度让人惊讶。公开资料显示,在过去短短的5年内,销售额已经超过230亿美元。其中,两家外资巨头默沙东和BMS斩获颇丰:2019年默沙东的K药以超110亿美元的销量跻身百亿美元俱乐部,成为全球第二大畅销药品,同比增长率高达55%;BMS的O药也卖出了72.04亿美元(+7%)的成绩。

巨大的市场空间不难被业内看到,但不少企业争相涌入已让国内赛道显得愈发拥挤。复宏汉霖认识到,抢占国内市场的同时,必须放眼全球,迈出国门。

有了联合疗法战略铺路的HLX10,在国际化方面也稳步推进。2019年9月,复宏汉霖授予印度尼西亚制药公司PT Kalbe Genexine Biologics(KG Bio) PD-1单抗创新药HLX10首个单药疗法及两项联合疗法在东南亚地区10个国家的独家开发和商业化权利。在此之前,尚未有中国的PD-1企业涉足东南亚市场。而这一块未被拓荒的“处女地”,对于质高价优的生物药具有巨大的未被满足的需求。

从东南亚起步,复宏汉霖将继续拓展HLX10的国际化布局,逐渐登陆更多新兴市场,同时也在加快HLX10进入主流市场的脚步。

截至目前,包含HLX10在内,复宏汉霖已就3大重磅产品同6家知名国际企业达成合作,覆盖欧洲、拉丁美洲、东南亚、中东、北非等近100个国家及地区,包括授予阿根廷生物医药先锋企业Biosidus和哥伦比亚制药企业FARMA DE COLOMBIA在拉丁美洲共计8个国家的HLX01(利妥昔单抗注射液)独家商业化权利;授予英国全球性制药公司Accord Healthcare在欧洲、中东、北非地区和部分独联体国家共计70余个国家的HLX02独家商业化权利等。

谈及突出的国际化能力,刘世高先生总结道:“复宏汉霖能够与众多国际伙伴实现密切合作,这样的国际认可除了要依赖于我们强大的商务拓展能力以外,还离不开复宏汉霖从研发、临床研究到生产始终坚持对标国际质量标准的不懈努力。研发方面,公司在上海、台北和加州均设立了研发中心,实现了全球联动、协同增效;在临床研究上,严格按照国际ICH与GCP等指导原则积极开展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在生产上,生产基地和配套质量体系通过了中国国家药监局GMP认证和欧盟质量受权人(QP)检查。”

至于复宏汉霖的“脚步”最终迈向哪里,关于它的故事如何续写辉煌,在刘世高先生的预期中是这样的,“作为一家国际化的生物制药公司,我们期望将越来越多我们自主研发和生产的高品质创新生物药推向国内外市场,真正实现为患者提供可负担的创新,最终成为全球最受信赖和景仰的创新生物医药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