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网 记者 张雅楠 2020年,哪怕是全球最大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掌门人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也没有逃脱直播带货的命运。

4月10日,苏世民的新书《苏世民:我的经验与教训》正式发售,他出现在了一场直播中,与中国经济领域两位重量级人物——高瓴资本创始合伙人张磊、万科集团董事长郁亮进行了交流。

在投资领域,黑石就像一个神话,彼得·彼得森和苏世民两位创始人在1985年以40万美元启动发展至今,资产管理规模已达5500亿美元,其中房地产的资产管理规模达到3250亿美元。

没有对照可能很难理解这组数字的意义,中国的房企从住宅销售业务成长起来,向来以销售规模排座次,近几年才对以“投融管退”为核心能力的资产管理业务稍有积累,大多企业还没有对等的指标,万科早年提出过万亿资产管理规模的目标,至2018年初,其旗下商业地产平台印力的资产管理规模刚过800亿元人民币。

半小时的交流中,郁亮对苏世民不吝赞美,其实从万科过去多年的运转轨迹中,不难理解郁亮对苏世民的这份尊敬。

2016年,万科以128.7亿元的代价,从黑石手中购入了印力集团,通过这次收购,此前一直专注于住宅开发的万科,实现了持有型商业的弯道超车,朝着数一数二、领先领跑的目标迈了一大步。

除了商业,两家公司在物流、投资领域也多有合作,此外,郁亮透露,万科的跟投机制、捐助清华大学成立万科公共卫生与健康学院,都离不开黑石的启发。

彼得·彼得森和苏世民在创立黑石之前,曾在雷曼兄弟共事,在彼得森的回忆录里,雷曼兄弟的内部关系并不像公司名字那样团结,相反充斥着窝里斗,因而黑石创建时,两个人决定建立一间真正的公司,不依赖一个单枪匹马的英雄,而是寻找最优秀的人才,使他们相信双方能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共同合作,极力避免像雷曼兄弟那样的祸起萧墙。

郁亮说,参观黑石时,发现不同办公室里的人都很优秀,像在一条船上,得知黑石采取了跟投机制,后来,万科也学习了跟投。

此外,万科企业股中心捐赠2亿股万科股票设立“清华大学万科公共卫生与健康学科发展专项基金”,也受到了苏世民的影响。

2013年,苏世民以个人名义捐赠1亿美元在清华大学发起筹款设立永久基金,资助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在清华大学攻读为期一年的硕士项目,书院的官网上,醒目地显示着苏世民的头像和名言——“未来之领袖须读懂今日之中国”。

面对这样一位传奇的商界前辈,郁亮直言机会太难得了,他提出了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书里有一张照片是苏世民当年带着安全帽在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的建筑工地铲土,郁亮问,如何保持这种充满热情的初始状态?

苏世民回答,动力来自想要创造一个东西的愿景,比如建立苏世民书院是为了在中国和世界间搭起桥梁,这样就能很好地解释很多事情。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就要全力以赴去努力,当然过程中会遇到不舒服、很艰难的事,需要向内心寻找力量。

清华大学苏世民书院院长薛澜说,书院建设时,苏世民希望建筑风格与清华大学呼应,会亲自到中国各地选砖,他不在工地时,会在工地周围架上十几个摄像头,早早当上了“云监工”。

郁亮的第二和第三个问题,都与人才相关。其实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万科屡屡因人事变动上头条,外界无从知晓,在组织架构和人事调整中,郁亮是否也有困惑。

郁亮问苏世民,2000年之前是资本为王的时代,2000年之后,人力资本、知识资本越来越重要,在技术越来越发达的时代,黑石如何平衡两者之间的关系?

苏世民说,这两类资本是相互关联的,如果没有充足的资金,很难聘请到优秀的人才,黑石往往更倾向于选择人才,因为优秀的人才可以创造资金,他不介意给最好的人才支付比较高的薪酬,重要的是能出色地完成工作。

“资本并不是最重要的,必须要有知识资源、要有出色的个人能力,才能把现有的资金发挥出更大的价值。人永远都是最重要的。”苏世民说。

“先要找到人,再要找到钱。”郁亮说,我明白了,我的疑问是,苏世民先生是10分人才,10分人才容易找到10分人才,如果不是10分人才,怎么找到10分人才呢?有什么方法?还是没可能?

苏世民回答,如果组织里有更多7分或8分的人才,可能现在他没办法做到最好,但是我们要看他有没有渴望做到优秀;

作为领导也需要做决定,能不能兑现自己的承诺,也需要改变别人,这个过程对你个人和整个组织会有风险,但是我们别无选择;

当然要去寻找这样的人才,同时把近况和他沟通,也许让一个人才成长起来需要三年的时间,如果能够培养出来,也能帮业务做得更好。

苏世民回答完,主持人特意邀请郁亮对这三个问题也分享一下看法,郁亮很干脆地说,主要向黑石学习,机会太难得了,在结束对话时,郁亮说要学习苏世民,带着安全帽去工地看看能做点什么,重新回到创业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