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装现场,尼日利亚陆军政策与计划部长拉米迪·阿德奥松中将表示,尼军将以更强力的行动来打击和消灭博科圣地和其他土匪武装。这表明这些新锐装备将很快投入其国内的清缴行动,迎来实战检验。

从交货现场的照片看,尼日利亚进口的这批VT-4在配置上应该是和泰国进口的VT-4配置基本相同,其炮塔外表可以看到激光告警接收机和炮口基准自动补偿装置都有配备。这两者对于尼军的战场使用还是非常有用的,尤其是前者对于反坦克导弹的防御非常重要。

目前中东和非洲等地的反坦克导弹扩散已经加剧,尤其是俄制的9M111、9M113、短号,美制的陶式反坦克导弹等在叙利亚和也门等地都是极为常见的,而伊朗仿制陶式的台风和仿制短号的德拉维赫(Dehlaviyeh)等导弹也在各什叶派武装手中扩散。

这些导弹在使用前都不可避免的要涉及激光测距,而使用激光驾束制导体制的短号还需要持续的激光照射。所以VT-4上的激光告警接收机在面对它们时就可以提前发出警告和进行测向,并在车载对抗系统的支持下自动或者由车长手动向激光照射方向打出DTF85A宽波段复合发烟弹进行遮蔽。

另外炮口基准自动补偿装置在非洲也非常重要,该装置主要是为火控计算机提供炮管受热形变量用于修正的。虽然VT4炮管上有热护套,但是在非洲的高温环境下,炮管依然会产生形变,尤其是持续射击之后,其对射击精度会产生较明显的影响。该装置之前在96B主战坦克上使用,目前则是99A的标配。

不过从当地记者拍摄的炮塔顶部图也可以看到,尼日利亚进口的这批VT-4炮塔中央没有装ST-16毫米波敌我识别系统的发射天线,说明该车可能没有采购这套系统。毫米波识别其实比老99的激光识别更适应战场,它的烟雾恶劣天气的穿透能力更强。另外炮塔右后部的遥控武器站也没有(VT-4外宣照片中有装常规机枪,不装武器站的状态),这让外界怀疑尼日利亚的这批VT-4是否简配了。

当然,辅助装备的简配其实也不影响尼日利亚的VT-4成为非洲大地上综合性能最强的主战坦克,能与之相抗衡的只有北非阿尔及利亚的T-90S和埃及的M1A1,不过后两者在火控方面仍然比VT-4落后不少。

VT-4的车长和炮长均有独立的稳像观瞄,并且车长周视镜也是昼夜合一的稳像瞄具,配有热像和激光测距通道,能够支持车长超越炮长独立操炮射击。而T-90S的车长TKN-4S综合观瞄镜没有激光测距能力,而且只能垂直方向稳定,所以车长超越射击效果有限,尤其是运动射击能力不理想。

而M1A1的车长则是没有独立周视镜,他虽然也能超越射击,但却是使用的炮长瞄镜的画面。另外,VT-4的火控得益于近些年国内数字化、自动化和视频处理能力的进步,实现了瞄准画面的视频输出,车长和炮长能够直接用综合显示屏的高分辨率视频画面完成瞄准,并能一键锁定自动跟踪,这个功能是T-90S和M1A1所欠缺的。

除了火控先进之外,VT-4的机动能力和勤务便捷性也非常好。它装备国产的新一代一体化动力舱,能够实现战场40分钟快速吊装更换。配备的1200马力发动机和液力传动系统使得该车的动力响应非常优秀,尤其加速性很不错,从0跑到32公里/小时只要9秒,最高速度可以跑到71公里/小时,这使得VT-4的突击能力和躲闪能力都很不错。

另外,驾驶方面它使用了方向盘和自动档,并为驾驶员配备了一块综合显示屏来展示全车动力状况和电子地图,这让该车的驾驶非常轻松,人员培训的难度也大为下降。不过这一套先进的动力配置也对人员的检修和保养能力提出了比较高的要求,考虑到尼日利亚陆军以往的装备情况,在这方面可能厂家还需要提供比较长时间的贴身服务。

不过虽然VT-4的性能先进,但是从它所要面临的任务来看,在实际使用中尼军还是不能掉以轻心。因为博科圣地是一支游击武装,它没有多少重武器,所以VT-4不会面临它所擅长的装甲对决的情况,反游击和反伏击作战才是它所要执行的主要任务。

而这类任务实际上对VT-4强大的火力和先进的火控没有太大的需求,反而是对态势感知和装甲防护能力有较高的依赖,毕竟所面临的最大威胁就是四周突然来袭的反坦克导弹或者武装分子偷偷抵近发射的火箭弹。  

在这方面VT-4也有一定的准备,除了配备激光告警接收机外,它的炮塔四周还配有摄像头,可以为车长提供周边全景画面,再配合遥控武器站进行压制。

不过尼军的这批坦克还未看到遥控武器站,另外VT-4车体侧面防护只是平均水平,也没有加装爆反,再加上尼日利亚军队步坦协同能力不强,所以笔者对VT-4在尼日利亚接下来的表现还是有一些担心的。

当然这些附件只要需要,还是可以快速装上的;又或者遥控武器站、侧面爆反装甲会在尼军接收后再装上。总之,北方工业应该重点向客户说明必要性,毕竟一款武器的声誉主要来自于实战表现。(文/向元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