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社会科学报关注我们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紧急医疗救护工作告一段落后,心理健康工作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新冠肺炎疫情的应对是对中国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也是对中国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和危机干预机制的一次“大考”。未来我们还要继续共同努力,进一步提升公众心理健康素养,维护大众心理健康。

原文 :《疫情是对社会心理服务体系的“大考”》

作者 | 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    陈祉妍

图片 | 网络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发生动摇了人们原有的安全感,至少在短期给人们带来生活方式的明显改变。疫情下,公众的心理健康受到明显的冲击。近期的多项公众心态调查显示,人们分别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恐慌、焦虑、抑郁等情绪困扰,睡眠问题也更多发。在亲身经历新冠病毒感染的患者及其家属、治疗患者的一线医护人员中,强烈的心理冲击可能导致部分人心理健康出现异常。疫情所带来的心理影响将会延续更长时间。对于部分个体来说,疫情带来的生命威胁与生离死别已经构成心理创伤,可能导致心理上的后遗症,如创伤后应激障碍或长时间的抑郁。

在紧急医疗救护工作告一段落后,心理健康工作的重要性日益凸显。

疫情下,我国心理健康工作者以各种方式组织起来,通过公益直播、视频课程、科普文章、公益热线等多种形式为大众提供心理健康的援助支持。在国家卫健委的组织下,精神科医生、心理治疗师与心理咨询师都加入到新冠肺炎疫情定点医院、方舱医院的工作队伍中,为医护人员、患者和患者家属提供心理健康服务。疫情下心理健康工作的必要性、重要性和积极效果得到了服务对象和广大公众的肯定。

新冠肺炎疫情凸显出全民参与和支持对维护群体健康的重要性。

《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强调,要增强“每个人是自己心理健康第一责任人”的意识。增强这一意识是维护公众心理健康的基础:

第一,群体的心理健康状况是由每一个个体的心理健康状况综合构成的,个体心理健康与群体心理健康之间又相互影响。个体的心理健康状况并不是孤立存在的。个人的心理健康水平降低,可能导致相关人员的心理健康风险增加。群体层面的心理健康状况构成个体存在的环境,又对个体的心理健康不可避免地产生影响。因此,我们每个人从自己做起,用科学的方式积极维护自身的心理健康,不仅有利于自身,也会对整个社会产生积极的影响。

第二,个体主观意识对心理健康的影响比对生理健康的影响更为明显。例如,心理疾病的治疗如果缺乏病人的配合、信心和持续的努力,效果往往并不理想。

第三,心理健康问题的及早觉察更需要本人重视。与生理疾病不同,主观体验上的异常本身就是心理疾病的核心特征,而这种主观体验上的异常往往更易被当事人最早觉察到。这就需要当事人具备一定的心理健康素养,对心理症状予以重视。

新冠疫情的冲击更需注意现代社会中两个影响大众心理健康的因素。

第一,不确定性对心理健康的影响。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是造成焦虑的重要原因。岁月静好是我们保持情绪安宁所需要的一种信念,但这种信念与现实并不完全相符。生活中固然存在着大量的不确定性,只是在有些情况下,这种不确定性直接展现在我们的面前,让我们无可回避。提高对不确定性的理解和耐受,增强适应各种变化的能力和信心,是现代社会维护心理健康需要考虑的重要主题。

第二,信息与心理的相互作用。恐慌、焦虑、沮丧等情绪会影响人对信息的加工。在负面情绪下人更容易产生消极想法,更容易相信负面的信息,更容易对复杂信息作出负面的理解。各种信息所构成的信息环境又反过来影响着公众的心理状态。谣言与偏见损害着从个体到群体的心理健康,并形成消极循环。在现代社会中,维护和促进公众心理健康,不可忽视从心理到信息、再从信息到心理的这一反馈机制。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普遍提高公众科学理性的思维具有重要的心理健康价值,提高媒体工作者心理健康素养也能产生以点带面的效应。

这次抗击疫情的心理健康工作的经验提示我们,我国心理健康工作的体系化有待继续加强。

例如,在欠缺完善体系的情况下,心理健康的资源难以根据需求合理配置,限制了我国原本有限的心理健康资源发挥最大作用。以热线为例,部分热线难以打通,同时又存在许多热线来电数量极低、近乎空置的情况。

其次,在缺乏体系化协调合作的情况下,专业心理健康资源难以充分下沉到基层一线,这导致基层一线出现的心理健康问题难以得到及时识别,心理健康需求难以得到及时的回应。

再次,在体系化不足的情况下,难以建立多专业合作的工作队伍,这不利于精神科医生、心理咨询师、社会工作者、其他医疗工作者和基层干部共同合作、全面应对心理健康问题。

“新冠肺炎疫情的应对,是对中国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一次大考,也是对中国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和危机干预机制的一次大考。”(陈雪峰等)这次疫情中,我国心理健康工作者积极发挥作用,推动了大众心理健康意识的加强,在“心理健康促进行动”的指引下,未来我国心理健康工作者与公众还要继续共同努力,进一步提升公众心理健康素养,维护好大众心理健康。

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701期第4版,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拓展阅读

现在,正是心理学自问的时机:到底能为“人”做什么? | 社会科学报

乡村战疫 | 人心的秩序更应当守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