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由腾讯新闻《星里话》原创

id:txent

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里的阮莞,是江疏影出道以来最美最动人的角色。这是一个近乎完美的校花,美丽温柔,为爱执着。而当这种美好被打碎,定格成死亡,便成了经典。

7年后,江疏影再次引起热议的角色,却是因底色过于“拜金”——《三十而已》中的金牌柜姐王漫妮,设定既新鲜又写实。职场上八面玲珑,却在各色欲望中困惑迷失。

在过去的7年里,江疏影频繁出现在各大热播剧中,《好先生》、《九州缥缈录》、《恋爱先生》,却也持续不断地遭到非议。私事被讨论,演技被批评。直到今年5月,《清平乐》大结局当夜,她终于打破沉默,以“一个怎么捧都不红的女演员的独白!”为标题发布长文,回应《清平乐》角色争议谈及自己入行以来的感受。

如今,王漫妮因人设被吐槽,大结局中又因出国留学引争议。但与此同时的,江疏影的职业却开始明亮。

对时下发生的一切,江疏影本人并不意外。早在该剧开播前夕的某次聚餐上,导演张晓波就对她说,“我可以保证,这个戏播出后,观众会对你的演技有更多的认可。”

而更重要的是,经过一次次的非议,她已经变得越来越坚韧。如同她所扮演的王漫妮,在试错中重塑心境。她对《星里话》说,现在特别清楚想要什么,也在演技的争议中越挫越勇,“我不再自卑,不再害怕被争议,也不再追求完美。”

有些事,她现在可以坦然面对。当我们聊到演王漫妮进步很大,她反而流露出狐疑的神情:“你真的觉得演得很好吗?”“也还是有人说我的呀”,随后她笑,“这次确实演得好一些。对表演有了新的理解。”

在“想红”这件事上,她也是女明星里少见的、敢于主动承认的。见到江疏影的这天,她正在为晚上的一场直播做妆发。聊到这个话题,镜子中的她眼神发亮而坚定,语气中带着热切的憧憬,“我就是想红,维持这个热度。只有红了,火了,才会有好角色找上来。我不会掩饰想当好演员的欲望,这没什么不堪的。”

指甲的颜色有些暗淡,其实这样的细节在直播中很少有人会关注到。她半开玩笑地说:“想要再明显一点,我不想做透明的。”

王漫妮出国留学靠谱吗?

我挺喜欢这个结局,是一种美好寄托

《星里话》:王漫妮最终出国去爱丁堡的设计学院,网友觉得太不切实际。

江疏影:通过之前的事,她成长了,变得更有自信,不再这么留恋上海这个城市。过去她一直有执念:留在这里,我就是成功的。最终她出国深造,打开自己的路,这是成长的表现。

《星里话》:也有人质疑,十万块就够出国付学费吗?

江疏影:我挺喜欢这个结局,虽然十万块不一定能出国,但也是一种美好的寄托。她没因为年纪大就不出去读书,还去提升自己。没有自卑,也没有因为跌倒过就放弃追求。她很勇敢。

《星里话》:大家都想让她回到店里,出任店长,然后慢慢走上她的人生巅峰。

江疏影:人有时就是这样的,我们不一定一条路走到底。我会想到我自己。

而且我又想了想,就算她做到店长,也会有很多限制。我采访过一些柜姐,有的说,辞了职再去应聘同等岗位,可能竞争力不如年轻人。王漫妮回到老家,再重新出发时,她会发现,当店长不是唯一的路。

《星里话》:到最后,她身上的“精致穷”属性变了吗?

江疏影:我觉得会。你看她追债还挺费力气的,但她更踏实,不像之前那样飘着、虚着。她变得务实,更有自信。更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什么位置。清楚自己的情况,放下身段,重新再出发。

王漫妮真的招骂吗?

她很真实又特别现实

别一棍子把人打死

《星里话》:剧没播前,你就预料到王漫妮的争议性,那时猜测哪些地方会招骂?

江疏影:拜金、物质、还有欲望,特别是遇到梁正贤这份“爱情”的时候。但她又特别真实、特别现实。身边一些朋友,包括我听到的故事,可能都是这样。她后来发现被小三时,反应也很正常。谁会想当小三?

《星里话》:但是当梁正贤未婚妻出现后,王漫妮没有立刻放弃,还在等梁正贤找她。这种不果断让不少人对她怒其不争。

江疏影:可能她陷进这段感情,过惯了,一时很难抽身。女人又比较感性,她会进行自我麻醉。不愿相信自己被骗,不愿相信爱的人是渣男,说到底这会变成一种自我否定。

直到她去香港,看到他俩手拉手,她彻底认清。得给她缓冲的过程。对于王漫妮的心态,我能理解,不能太片面,或者一棍子把人打死。

《星里话》:你觉得她的反应很真实?

江疏影:现实就是这样,人是矛盾的。其实非常吸引我的一点,就是她的不完美。我不苛求去演完美人设。也许下次,我可以尝试爽文人设。演爽,对我来说挺容易的。反而演这种接近生活的,没那么容易驾驭。

《星里话》:不反感她这样执着地想过得更好?

江疏影:对,年纪越大,越能理解自己,包容自己。我现在说得最多的就是,她这样做没有错,可以理解。这就是我在30岁之后不一样的表现。每个人的选择没有绝对的对与错,都想过得如意、舒服。各人标准不一样。

《星里话》:所以,你不拒绝和“王漫妮”做朋友。

江疏影:不会,我很理解她们。谁不想这样?并且她特别坚强,能及时勇敢地抽身。人有时挺脆弱,特别在感情面前。我俩都挺坚强的,比较能扛事,越挫越勇。

《星里话》:她喜欢梁正贤也是因为有钱,但分手的时候又表现出不爱钱,把东西都还给他,被质疑很装。

江疏影:很真实。她过去没有自信,需要那些外在的东西。喜欢条件好的男人没有错。我身边很多女孩都这样,有野心、有欲望,对另一半要求高。但这不代表,对方可以拿钱控制她,不代表钱大于她做人的底线。所以这些不冲突。至于有些网友不理解,我也很理解。

《星里话》:梁正贤提出一南一北的理论,以及那种鄙夷的反应,你当下怎么看?

江疏影:人性是经不起挑战的,你不要随便去碰触底线。从王漫妮的角度,那一刻她死心了。她知道不可能去做那样的事。

在乎番位吗?

番位不是界定演员好坏的一个标准

《星里话》:和童瑶、毛晓彤的角色各有各的精彩,表演的时候会彼此较劲吗?

江疏影:我们都是分开演的,不知道较什么劲。我也不知道怎样才算好,每个人都很扎实地在自己人物线里走,沉浸在人物状态中。不存在互相较劲,除非剧情需要。那也一定是和人物打通的。

《星里话》:一开始就被确定演王漫妮,还是有过机会“三选一”?

江疏影:当时就让我演王漫妮。看完剧本,我就对片方说,顾佳的人设有特点,会是比较讨喜的类型,但王漫妮则是另外一种风格的女生,让我有一点心疼。可能就是这一点心疼,让我对她欲罢不能。

《星里话》:播出以来,顾佳一直被夸“完美女人”,王漫妮却非议不断。

江疏影:看剧本的时候就是这样,我们团队看完片也这么说。很多事在意料之中,比如顾佳人设特别好,王漫妮有很大争议。我看剧本的时候就知道,面对网上一些挑拨离间的话,我不会很在意。

以前我可能会受影响,但现在看得挺通透。他们就是一会这样说,一会那样说,就喜欢挑事。

《星里话》:大家都在讨论的“番位问题”,你在意吗?

江疏影:至于番位的问题,我在开机时就表明过态度:我从不认为番位是界定演员好坏的一个标准。我不介意我的名字与任何一个有品质的演员以任何的位置出现。对于我,一定是角色在我先。这次在演的过程中,比如我对柜姐的诠释,我把“哎呀”这种口语、职业假笑放进去,观众会不喜欢。会觉得,“哎呀”是什么意思,好讨厌,就连我妈都说“你这个假笑不好看”。我预料到,可还是这么做。因为这就是我观察到的柜姐。

我不怕展现人物不讨喜的一面,我喜欢真实。大家说“她怎么演的人物都那么不讨喜啊”,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星里话》:这样的角色更有挑战性?

江疏影:对,我喜欢有挑战的。从选择上,你能看出我的价值观,就是角色永远在我先。我的感受不重要,角色是那样,我就要真实去体现。至少诠释王漫妮时,我是这样选择的。我想要演一个特别真实,人生不完美、有欲望有野心的女孩。

演技被质疑?

越挫越勇眼光更远,不在意一时得失

《星里话》:王漫妮在各色欲望中迷失,又在挫折中成长,她的改变对你有哪些启发?

江疏影:以前每次剧播出,我都会看评价。我很在意,会被这些东西牵动情绪。不过前几天这戏开庆功宴,张晓波导演说,你不要太在意网上的看法。我说,我发现通过这部戏,我变得没有很在意,会把自己跳脱出来,那一刻我变得更自信。不会很在意一时得失,眼光变得更远,看事情的宽度会比以前更宽广。

《星里话》:你的意思是,过去外界的声音,确实打击过你。

江疏影:我这么多年,一直都背着很多争议走过来。比如《恋爱先生》《清平乐》,甚至是这部戏,都有很多争议。

起初我挺不能理解,现在会觉得,争议让我更坚强。我属于越挫越勇,可能没有争议,我不会像现在这样,甚至变得不再惧怕争议。当演员是需要有承担压力的能力的,现在会看得更透。

《星里话》:哪些地方变通透?

江疏影:我不想做特别完美的自己。“完美”代表,我必须把每件事都做好。我做主持、走T台,都压力非常大,非常焦虑。我对自己说,不能出错。但后来觉得未必正确。现在的我,很愿意把这份不完美展现出来,也愿意面对不完美带来的争议。更知道自己要什么。

《星里话》:你刚说“完美”,让我联想到第一部戏《致青春》里的校花,会有“女神”包袱吗?

江疏影:没有,我是很自卑的人,不太敢表达自己,又很害怕犯错。觉得自己很差,表演、社交等等样样不如人。但一路走来,心境磨得挺强大,脸皮也越来越厚。这也是王漫妮打动我的地方。我们都在试错中长大,不会被这些错给打败。你们越说我不行,我越要做对抗。

▲江疏影在《致青春》里扮演的校花阮莞

《星里话》:心态的变化是怎么发生的?

江疏影:《清平乐》播的那段时间,我遭到很大非议。一开始这人物挺好,但后来网上攻击、吐槽都挺多,有很大的反转。那一刻,心里像坐过山车。之后我也进行过很多思考,开始自我成长。

这次,王漫妮人设被说不讨喜,我会看淡。这就是我当时选的,我就是不想选特别稳健的。

▲江疏影在《清平乐》饰演皇后

《星里话》:那时候,你还发长文回应争议,专业遭到质疑是不是特别委屈?

江疏影:很多朋友问我,你为什么要发这文章,觉得这很不明智。但我不后悔,当时这就是我最坚持的想法。有些人看到这篇文章会觉得,我好像不知足,继而对我表达的意思,有点误解。我也知道发文后会有争议,但我不怕。哪怕露怯或者显示出自己不堪的一面,也没什么。因为我更在乎自己的想法,我很真实地表达自己。

《星里话》:发的时候有情绪吗?

江疏影:那是一个爆发点。之前积累了一些,包括别人说你不红、人红戏不红之类的。可能是很长时间的想法。其实我先写了一篇手稿,就很平静。

《星里话》:那再早之前呢,《清平乐》刚播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

江疏影:很矛盾。又开心、又忐忑不安、恐惧、失落。就怕播得不好,很希望大家能喜欢自己。

《星里话》:这次播《三十而已》,听说你把微博都卸载了?

江疏影:因为我看的频率太高,觉得不太好。年纪大了,知道自己往什么方向走,能及时止损,不花太多时间在这件事上。戏刚播,我就删了。我会控制自己一天用工作人员的手机看3次。现在播完了,我又把它装回来,因为我可以客观冷静地去看待。

《星里话》:真的不怕骂声吗?

江疏影:习惯了。

《星里话》:你认为这次演技进步大吗?

江疏影:对表演的理解和之前有不一样。我学会表演克制,之前可能演得太满。我和一些导演讨论过,他们也提出这个观点。然后也在思考,生活中不断观察周边人。我想做好演员的这个野心太明确了。任何演得好的,我都愿意去请教他们,包括倪大红老师、孙红雷、张嘉益这些前辈,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

《星里话》:有网友针对你这次表演,从层次感上提出建议,你接受吗?

江疏影:我有看到网上说。这个就还挺难的,也是我要努力的方向。

戏红人不红?

我想红,想维持热度

才能有更多好角色

《星里话》:演过许多热度颇高的作品,接到好戏的秘诀是什么?

江疏影:我承认我运气挺好的额。高质量的制作团队和导演为先,也会挑角色和剧本。比如正午阳光、柠萌,都合作过很多次。《三十而已》的编剧之一张英姬,她的戏我演过好几次女主,算是看着彼此成长。

《星里话》:你对“戏火人不火”坦然吗?

江疏影:我挺旺戏的,自嘲一下,拍的几部现代戏都挺火。那我还有什么理由再怀疑自己?真的是80%的运气。很多人比我努力,却有很多劳了不获的。但是我劳了又获,特别特别幸运。

《星里话》:你属于特别努力的人吗?

江疏影:我觉得是。大家老说我是学霸,但我从没炒过“学霸人设”。我不属于智商特别高,只是笨鸟先飞、勤能补拙。

表演上,我很计较有没有尽全力。但不会因为那个戏火了,找我我没演而后悔。这是个特别愚蠢的事,把没有发生的事和发生的作比较。它会火,是因为找到更合适的演员。戏火,是一环扣一环的事。

《星里话》:这些年,努力不被关注,却因为私事被贴标签,会委屈吗?

江疏影:会委屈,但不重要。遇到王漫妮之前,确实挺委屈。但现在觉得,不是所有的努力都应该被人看到的,自己知道就好。

《星里话》:会在意红不红这件事吗?

江疏影:现在能直面对我这个欲望的野心。挺想让自己更红,甚至是维持这个热度。就我这个年纪来说,我愿意去直面欲望。它不是特别不堪的事。只有我们火了,红了,才会有好角色找你,这是特别现实的问题。

我有时坐在电视机前,发消息问团队,这个角色当时怎么没找我,因为我不如人家红。我想演好角色,想和好的班底合作,那很重要的就是我得火,不然人家为什么要用你。

《星里话》:最近找上来的戏是否变多?

江疏影:主控权越来越大。这就更需要我每一步都走得很扎实,否则不进则退。

爱情和面包怎么选?

门当户对很重要

最好能互为人生导师

《星里话》:前男友姜辰、“海王”梁正贤和年轻有为的张志,现实中你会选谁?

江疏影:应该谁都不会选。即便张志,我也不选。他会让我觉得太安稳,这种一眼望到头的生活没有安全感。不喜欢按部就班,喜欢有挑战性。

《星里话》:在婚恋上,爱情和面包似乎是永恒的话题。

江疏影:没必要割裂开,门当户对特别重要,世界观、价值观、眼界都是一样的,至少各方面匹配度高。我喜欢和敬仰、或者仰视的伴侣在一起。

就是他的处世能力、工作方式让我觉得很强,会让我产生好感。我做他的人生导师,他也做我的。我们彼此分担困惑,并肩前行。如果太小朋友,会好累,交流不上。

《星里话》:王漫妮想要一个“领路人”,而不是“追随者”,似乎你俩这点很一致?

江疏影:我不需要被领着走,我已经挺独立。再找一个领着走的人,也挺难的,那我可能真要单一辈子。对于现在的我,两个人是平行 ,是互相陪伴的。

以前我可能需要互相牵制,彼此缺的那一块,正好凑成一个圈。现在就是两个完整的圆,一起滚着往前走。没有牵制,互相平等,互相尊重。也不需要定一个期限,开心就在一起,不开心就分手。相对来说,比较理性。

《星里话》:你和曹皇后都挺好强的,生活中是大女人还是小女人?

江疏影:我会偶尔小女人。我挺喜欢和朋友撒撒娇,服服软,但工作中还是比较强的。

《星里话》:曾担心30岁就变成老女人,现在还有这个焦虑吗?

江疏影:现在也一直自嘲是“老女人”,是阿姨。但这是我们的资本,我觉得现在越来越有魅力。

《星里话》:追求者也更多?

江疏影:会吧。

《星里话》:父母会像王漫妮的家人那样着急,给你安排相亲吗?

江疏影:会催。前几天我爸开玩笑说,他朋友儿子还不错,要不要看看。我说,are you kidding me?(你逗我玩吗?)

我还真没想过相亲,随缘吧。碰着就碰着,没碰着就没碰着。结不结婚我没太大执念,也不认为谈恋爱就一定要结婚,开心就好。为什么结婚一定是终点?比较享受两个人互相陪伴,互相进步。

《星里话》:也不着急生孩子?

江疏影:没执念,可怕就可怕在这里。我没有这方面感觉,我怕有一天突然意识到,会后悔。但至少现在我是麻木的,不着急结婚、生孩子,也不觉得女人一定要这样。

小时候可能有过这种想法。然后也尝试过,想过为婚姻放弃事业,但那时我发现,我会得抑郁症的。我觉得,我不可能会没有事业。就算我不做演员,也会去做别的事。不要问我做什么?因为我还没想过,也许做制片人?化妆师?

Stop!不要走开!娱乐圈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儿~加入『腾讯娱乐』,开启通往贵圈探秘的宝箱,赶快戳『这里』,拿offer,带薪追星吧!

『热门推荐』您还可以看:     

这些已经出道的明星,去艺考竟然还会落榜...

30+女性真实生存现状:围绕生活打转,没有谁能做顾佳王漫妮

终于官宣,却是女方单方面分手锤张一山出轨?

她又说错话道歉了,这次没人觉得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