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参加英国真人秀节目小有名气后,克里斯·休斯获邀录制英国电视节目《今晨》,现场脱裤、让医生检查蛋蛋。

“最初,我希望通过节目鼓励更多男性,关注自己的生殖器官健康。没想到,首先被改变的是我哥。”近日,27岁的克里斯告诉《伦敦旗帜晚报》。

克里斯·休斯(右)和哥哥本·休斯合影。/BBC

在《今晨》节目中,英国家庭医生克里斯·斯蒂尔检查发现,克里斯的蛋蛋有问题。“十几岁时,我就被诊断为两侧睾丸异常。我的宝贝们做过3次手术,包括左侧睾丸的精索静脉曲张微创手术,及右侧睾丸的鞘膜积液手术等。”克里斯说,自己还曾被测出精子计数过低,这可能导致不育。

2016年前后,克里斯利用辅助生殖技术,做了冻精。此后,他再未复查蛋蛋。

克里斯知道这样不对。“精索静脉曲张有较高的复发率。但对多数男性来说,自己感觉不错就是没问题。事实恰恰相反。我们推迟检查,或源于恐惧、怕看医生,或不想被人知道自己有异。”

视频截图来源于This Morning

《今晨》节目播出后,引起观众热议。至今,它在视频网站YouTube上被点击40余万次。

就在首播当晚,克里斯的哥哥本·休斯也做了全套蛋蛋检查。

“那是凌晨3点。”克里斯回忆,“本走进我的房间说,‘我的蛋蛋上有个包’。我告诉他‘好吧,我们早上一起看看’。”

第二天,克里斯陪同哥哥去医院。后者经过几轮检查,被诊断为睾丸癌。

本·休斯接受检查。/BBC

本比克里斯大1岁。医生建议他在恶性肿瘤治疗开始前,冷冻精子、以备万一。但结果让本再次遭受暴击:他的睾丸激素水平极低,根本无法产生精子。

“我俩真是亲兄弟。难道蛋蛋问题也会遗传?”克里斯感叹。

他说对了一半。北京大学国际医院生殖医学中心副主任医师周善杰告诉“医学界”,遗传因素可以导致生育力降低。我国温州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对该院2004-2010年男性不育病因进行统计,发现2.67%源于遗传性因素。但睾丸癌和精索静脉曲张不属于遗传疾病,不能认定与遗传有关。

一般,精子浓度<1500万/ml,每次射精精子总数<3900万,视为精子过少。它是很多疾病或因素导致的最终结果。比如,抽烟、喝酒、肥胖、病毒感染,都对男性精子有“毁灭性打击”。

休斯兄弟在了解不育的原因和治疗方案。/BBC

兄弟俩为蛋蛋神伤。弟弟克里斯和朋友们在酒吧聚会,聊起这一话题时才认识到,很多男性极度缺乏生殖健康知识和教育。此外,兄弟俩还觉得,由于社会文化等因素,男性不愿谈论蛋蛋问题。“就好像很多男性从没想过自己不行。”

兄弟俩一合计,并和英国广播公司制片人讨论,决定拍一档纪录片:《我,我哥和我们的睾丸》(Me, My Brother and Our Balls)。

图片来源于Me, My Brother and Our Balls

2020年10月初,纪录片上线。拍摄始于本的睾丸癌治疗。期间,兄弟俩走访多家医院,了解男性生育力下降现状。其间,他们遇到许多苦苦挣扎想要个娃的男同胞们。

纪录片援引数据称,欧美男性的生育力一直在走下坡路。男性精子数量过低的人逐年上升,从2000年初的9%,升至目前的11.5%。

中国亦存在这样的问题。《2012年中国男性精子质量调查白皮书》称,在男性不育患者中,有两成为精液质量差导致。男性的精液质量每年下降1%。2016年,《生育与不孕》发布湖南精液研究项目称,一项历时15年的研究发现,2015年,湖南不到1/5的年轻捐献者精子合格。而2001年,当地捐精合格率超过一半。

1.先天性异常(遗传学异常):包括染色体核型异常、Y染色体微缺失、基因突变异常以及精子染色质异常等。

2.隐睾症。

3.睾丸炎:睾丸萎缩是病毒性睾丸炎最常见的严重后果。

4.睾丸损伤:除导致睾丸萎缩外,还可激发异常免疫反应,两者均可导致不育;睾丸血管的医源性损伤也会导致不育;睾丸扭转可引起睾丸缺血性损伤。

5.精索静脉曲张:在不育症患者中,精索静脉曲张的患病率约为40%。

此外,本罹患睾丸癌,也可能是“查无精子”的诱因。丹麦哥本哈根大学有研究发现,睾丸肿瘤和精子质量异常之间,存在重要联系。这种联系能追溯到胚胎时期。

图片来源于Me, My Brother and Our Balls

纪录片跟随克里斯和本,拜访多名泌尿学、肿瘤学专家,了解“蛋蛋保养秘诀”。比如,克里斯订购一种内裤。在裆部位置有机关,可以放置冰袋。克里斯称,给蛋蛋降温,可以调节睾丸的生精功能。

周善杰医生称,男性定期自检蛋蛋,也很重要。首先,触摸阴囊,观察是否有双侧睾丸,初步判断睾丸大小和质地。一般,中国男性睾丸体积≥14ml,属于正常大小。睾丸大约>冬枣属于正常。呈椭圆形、质地富有弹性,过软和过硬都可能存在问题。其次,看看阴囊内有无肉眼可见的迂曲、扩张血管,如果可以看到,可能患有精索静脉曲张。再次,无论是睾丸、附睾,若有压痛,可能存在炎症。

“如果怀疑有问题,应尽快就医检查。”周善杰强调。

纪录片还采访了兄弟俩的女朋友。本的女友奥利维亚表示,知晓两人若组建家庭,会遭遇“造人难题”,“但目前的重点是治愈癌症。”

克里斯的女友杰西卡也表示,理解男友的经历。“我知道他非常喜欢孩子。他曾告诉我,已经冻精了,我们能生三四个孩子。但无论怎样,都不影响我爱他。”待纪录片上映时,杰西卡变成“前任”。

克里斯和女友杰西卡合影。/The Sun

“我们仍然是朋友。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是我必须经历的。”10月5日,克里斯告诉《太阳报》。

克里斯称,纪录片上线后,兄弟俩收到来自全球各地男性的感谢信。有些人阅片后,做了检查。有人如本一样,检出肿块,正在诊断或治疗中。

当记者请兄弟俩给男性同胞一些建议时,本说:“我只有一个忠告,别害羞,多和人聊聊自己的蛋蛋。”

癌症基因会遗传吗?如果有癌症家族史,该怎么办

被冤枉的鸡蛋黄:一天最多可以吃几个鸡蛋?

将视力和体重纳入中考,是促进健康还是对基因、经济双歧视?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