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门诊来了位让我们印象深刻的病例:一位反复腰痛半年、年近 60 的女性。

本以为是腰肌劳损或者腰突症,拍了 X 线片才发现已经骨折,患者有多节段压缩性骨折,并且陈旧和新发交替。再复查骨密度,基本可以确定为「骨质疏松症」。

询问了患者之后,我们发现,她之前虽然经常出现腰痛困扰,但自己并没有重视。这也是骨质疏松症隐匿性的特征。

实际上,绝经后骨质疏松(PMOP)是非常常见的骨质疏松症,也是中老年女性健康的一大「杀手」。

因为绝经期骨质疏松症发病隐匿,因不慎骨折致残、致死的案例并不在少数[1]。

究竟,绝经期的中老年妇女该如何防治?在临床实践中应用钙剂的有效性究竟如何?这篇文章中,就为您详细梳理一下绝经期骨质疏松的诊断和防治要点。

绝经后妇女如何防治骨质疏松?

三驾马车。

绝经后的中老年妇女,除了有高龄危机的同时,还具有激素水平急剧下降的特点,这两点因素共同诱发了她们的骨重塑失衡、骨量减少、骨骼脆性增加的发生,进而发展为骨质疏松症[2]。

对于绝经后的骨质疏松症的防治,中华医学会骨质疏松和骨矿盐疾病分会编写的《原发性骨质疏松症诊疗指南(2017)》[3]提出以下几种防治方法:

首先,可以从日常的生活方式上入手,对于 45 岁以上的女性,可以通过饮食改善营养结构,提高钙的摄入量;适当增加户外活动时间,增加光照可以提高机体维生素 D 的合成,促进钙的吸收;同时戒除诸如吸烟喝酒等不良习惯等。

其次,骨健康补充剂的合理使用也可以很有效的防治骨质疏松。其中维生素 D 和钙剂是最常见的骨健康补充剂。国际卫生组织建议,绝经后女性每日的钙补充量应为 800~1000 mg[4],用于骨质疏松防治的维生素 D 剂量建议为 800~1200 IU/d[5]。

而在临床实践中,一旦患者被确诊为骨质疏松症或者骨量减小,此时光靠上述基本措施不能有效减少骨折风险,就需要通过应用抗骨质疏松药进行积极治疗,包括促进骨形成药、抑制骨吸收药及具有以上双重作用的药物等[6,7]。

绝经后骨质疏松患者骨折风险高?

补钙不当威胁更大

正如,我们在文章开篇的病例中提到的,高龄的绝经妇女即使会感到骨痛乏力,但通常都会忽视,结果往往带来严重的骨折后果;有的人可能意识到,但却选择盲目补钙,随意地服用可能过量的钙片,结果不仅不能有效地被身体吸收,还可能引发高血钙、高尿钙等,甚至引发危急症[8]。

加之,绝经后妇女骨质疏松具有多发性、隐匿性和高骨折风险性。中老年妇女在围绝经期时发生骨质疏松的概率大约为 23%~31%[9],但是知晓自己患有骨质疏松的患者仅有 7%,而 50 岁以上的中老年妇女中,接受过骨密度检测的比例仅 4.3%[10]。在美国约有 2500 万的骨质疏松症患者,其中每年大约会有 150 万的患者发生骨折[11]。

因此,临床实践中的如何正确、有效地补钙,值得探讨。

根据骨质疏松诊疗指南建议,当应用钙剂和维生素 D 补钙时,要定期检测血钙、尿钙及血液活性维生素 D 含量,确保用药安全性[3,12]。

同时,临床使用钙急救用药时,安全性也不容忽视。在一项利用葡萄糖酸钙联合维生素  D 和骨肽辅助治疗骨质疏松的临床试验中发现,应用葡萄糖酸钙注射剂治疗后,患者血尿常规及肝肾功能均未出现异常,安全性高[13]。

并且,当中老年妇女被发现身体急缺钙,具有很高的骨折风险时,往往口服钙剂并不能有效及时地补充钙质,此时,静脉注射形式的钙盐可以迅速有效的改善机体缺钙的情况[14],并且同时避免了由口服钙剂带来的消化道不良反应[12]。以上均启发了临床实践中,正确地补钙可以降低骨质疏松患者骨折风险的潜在有益作用。

结语

绝经后女性体内雌激素下降,钙质流失速度加快,通常在绝经后 5~10 年内很容易发生骨质疏松[15]。日常生活中,人们往往认为钙片或者食物中的钙质,都会完完全全地进入骨骼,来给骨骼补强。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正确理性地选择补钙方式,不仅能合理有效地增加骨钙含量,也能避免不良反应,让绝经后妇女告别骨质疏松,真正「坚强」起来。

参考文献

[1] 中国健康促进基金会骨质疏松防治中国白皮书编委会. 骨质疏松症中国白皮书[J]. 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 2009;(03):148-154.[2] Cooper C, Harvey N, Cole Z, Hanson M, Dennison E. Developmental origins of osteo-porosis: the role of maternal nutrition. Adv Exp Med Biol. 2009;646:31-9.[3] 夏维波, 等. 原发性骨质疏松症诊疗指南(2017)[J]. 中国骨质疏松杂志,2019;25(03):281-309.[4] 中国营养学会. 中国居民膳食营养素参考摄入量速查手册[M]. 北京: 中国标准出版社,2014.[5] Holick MF. Vitamin D deficiency. N Engl J Med. 2007 Jul 19;357(3):266-81.[6] 叶丹. 骨质疏松药物治疗的研究进展[J]. 牡丹江医学院学报,2021;42(01):148-151.[7] 李燕茹. 骨质疏松症的药物治疗[A]. 中国药学会.2014 年中国药学大会暨第十四届中国药师周论文集[C]. 中国药学会: 中国药学会, 2014:1-8[8] 黄立莉, 洪文, 王立源, 何涓, 吕小华, 王碧云. 绝经后骨质疏松症的临床治疗进展[J]. 中国医药导报,2011;8(18):7-10.[9] 罗令, 等. 近 10 年来我国中老年人群骨质疏松症患病率的荟萃分析[J] 中国骨质疏松杂志, 2018;24(11):1415-1420.[10] 史晓林, 等. 绝经后骨质疏松症(骨痿)中医药诊疗指南(2019 年版)[J/OL]. 中国骨质疏松杂志 2020;32(2):1-13[11] 中国人群骨质疏松诊疗手册(2007 年版)[J]. 中国骨质疏松杂志; 2007(S1):1-67.[12] 冯成桢, 李俊伟, 李琰华. 钙剂及维生素 D 治疗原发性骨质疏松症的有效性与安全性研究进展[J]. 中华全科医学, 2020;18(04):642-645.[13] 吴虎. 葡萄糖酸钙联合维生素 D 和骨肽辅助治疗老年性骨折的临床疗效观察[J]. 中国当代医药, 2013;20(28):61-62,64.[14] 贺秀红, 丁琼丽. 骨肽联合葡萄糖酸钙注射液治疗原发性骨质疏松症的疗效观察[J]. 中国老年保健医学, 2009;7(04):97-98.[15] 方岩, 等. 绝经后骨质疏松症的治疗进展[J]. 中国骨质疏松杂志, 2019;25(08):1192-1200.

内容策划:杨琤韵

内容审核:来昀韵

题图来源:站酷海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