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期轮值毒叔 ■

■卫道骑士·李星文■

完整内容请点击视频观看

编者按

大家好,我是李星文。那在我们《四味毒叔》的分工当中,他们几个都有娱乐搞笑的任务,我没有。

每次出场的时候,我说的都是:卫道不丢人,我是李星文。一个卫道士,有权利面目可憎一点。今天也一样,他们会进行各种痛快淋漓的吐槽,全程无尿点,但是我带来的是习惯和对于习惯的一些认知,是和其他人反着来的一些观点。如果大家听不下去了,想出去松快松快,我不反对。

书归正传。过去20年当中,我一直从事的是文艺评论工作,从纸媒时代到门户时代,到博客时代,到公号时代。应该说,每次传播介质的改变,都会带来表达的解放。我是社交媒体时代的受益者,但是另一方面,每次介质迭代之后,也会泥沙俱下,出现病状。

就当下而言,我其实是越来越不知道怎么来做这个文艺评论了,因为在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当中,种种干扰因素让人呼吸困难,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所以我今天说的依然是一些严肃的事儿,以电视剧为例,说一说舆论环境当中的各种悖论,我想大家可能也是有感知的。

第一,首先遇到的第一个跟文艺评论有关的黑洞,是无法统一的评判尺度。那在中国电视剧的黄金20年里头,什么是黄金20年?通常指的是1990年到2010年。在这段时间里,电视剧的评判尺度是归一的,因为艺术质量高的剧,往往影响力也大,每年至少有10部以上可以载入经典史册的剧。但是过去10年间,随着网剧的崛起,和电视剧分庭抗礼,剧集评判尺度也变得莫衷一是了。

那么具体说起来,就有两套评判尺度了。一套是纯数据化的评判尺度,电视剧就是看收视率,网剧则是看播放量,还有近年来提及越来越多的各种热搜指数。数据好就要成为爆款,有了大卖的作品,各方就可以弹冠相庆。

第二个尺度是什么呢?是传统的尺度,专业的尺度,也就是所谓的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传统的这套评判尺度。但是用这把尺子如果去衡量作品的话,你会发现好作品的总量减少了,而且更关键的是,品质之作和爆款之作之间的交叉越来越少了。

爆款剧越来越倾向于服务特定人群的圈层之作,比如说耽改剧,几乎是出一部火一部。可是品质剧一不小心就成为了赔本赚吆喝的失意之作。《觉醒年代》在首播的时候,其实只能算是个品质剧,豆瓣评分人数只有2万人,到播出结束的时候只有2万人评分。但是随着之后3个月的陆续的发酵、破圈,豆瓣评分人数现在突破了33万。应该说是传播很广的一个作品了,但是悲哀的是对制片单位来说,这仍然不是一个很赚钱的项目。

面对这样的现状,我能怎么办呢?我只能说分开论,这个是爆款,这个是品质剧,这个什么都不是。这是第一个黑洞。

第二个黑洞是过于强烈的尊经色彩,过于尊重经书了。我举个例子,就是朱苏进编剧,高希希执导的新《三国》,估计大家应该也都看过几眼。这部电视剧在过去10年间,经历了一个舆情的反转,在2010年首播的时候,它是被媒体认定为新版四大名著剧当中最成功的一部。

可是10年过去了,在如今B站网友的心目中,这是新版四大名著里最糟糕的一部。它在1994版的《三国演义》电视剧面前,甚至连提鞋都不配。

那么实际上,《三国》和《三国演义》相比,最大的区别就是新版对小说有较大的改编,而老版几乎是照本宣科。我们的朱苏进老师,是一个没有名著包袱的人,他的改编不是后来宣传所说的,整容不变性,而是真的动了基因。曹操、刘备、关羽、张飞、诸葛亮、周瑜的性格都有较大的变化。那么在三国足够的权谋的基础上,他还加入了职场的厚黑学。

结果这下就捅了马蜂窝了。仅仅是一个不忠于原著,已经是弥天大罪,加上新《三国》的拍摄,制作较为仓促,在台词和叙事当中留下了一些常识的bug,结果现在被批成了反面教材。

我觉得这件事是非常不正常的,不正常在哪呢?不正常的地方在于近两年,我们对传统文化的提倡,被一部分人演变成了无原则的尊经。不符合教科书不行,不符合大众的印象不行,不符合经典名著也不行。电视剧的发挥空间被逐步地蚕食,创作者可以说是动辄得咎。

其实,虚构和改编是电视剧天然的权利,以尊经之名取消这种权利,是文艺的倒退。面对勇猛的小将们,我能说什么呢?我只能说我走先,您继续。

第三个黑洞是什么呢?就要说到重点了。第三个黑洞是党同伐异的饭圈文化。饭圈互掐不新鲜,我们经常见。饭圈中人围攻汪海林老师也不新鲜,这个我们也司空见惯。现在的问题是什么呢?是饭圈已经泛化了,不再满足于在明星的一亩三分地上驰骋,而是准备全面接手文艺战线。

前些天有一部电视剧,陈延年烈士在遇害前,被敌人踹了一脚,结果他站立不稳,跪了下来,但是他随后迅速地站起来了。可是这个情节又捅了马蜂窝,有些观众以文献记载当中所谓陈延年因为拒不下跪,被敌人乱刀砍死作为依据,对这部剧是大加的挞伐。

我觉得这就是要把英雄神化的操作,拒不下跪它是一种姿态,可是被踹一脚,然后就跪下,这是一种力学的规律,这两者我觉得是不矛盾的。这些观众不但是狭隘的理解历史,我觉得他们甚至还对革命英雄产生了一种我最爱他,我最理解他,我要捍卫他,这么一种饭圈的专宠心理,也是对主创人员大加攻击。

在饭圈人士的眼里,很多人的眼里,爱豆身边全是坏人,经纪人的能力永远配不上爱豆,工作室的日常就是拖累爱豆,这种爱豆心态,其实还会向其他地方延伸,甚至延伸到了我自己的身上。

前一段时间,我在《四味毒叔》的节目里头采访了《觉醒年代》的导演张永新,我自己觉得我和嘉宾聊得挺好,宾主相得,信息丰富,是很愉快的一次交谈。(李星文对话张永新完整节目:第一期、第二期、第三期、第四期)

可是后来我看弹幕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成了反面人物,罪状是什么呢?罪状说,我接不住导演的话,还老是没礼貌的打断导演的发言。我们知道永新导演的口才见识都是非常好的,你随便给他一个问题,他都可以滔滔不绝的说下去。

采访永新导演,其实跟打开水龙头也差不多。但是作为采访者,我们有自己的采访提纲,我也有自己个人的观点要表达,当然是一边倾听,偶尔打断,时不时还得抖个机灵,要把谈话的内容引向节目需要的效果嘛。

结果,我觉得是轻松的平辈聊天,他们觉得我油腻、僭越、冲撞了他们心目中高大的永新导演。面对这种心态,我能说什么呢?我只能说呵呵,并坚决不改。

第四,还有一个黑洞就是无处不在的阶层撕裂。文艺欣赏本来是一种精神生活,可是饭圈一来,就被搞成了让爱豆得利、让对家失利,搞成这么一种文攻武卫和氪金的消费。还有一些虽然不混饭圈,可是又听信了自媒体的挑唆,把文艺评论搞成了阶级斗争的火线。

《北辙南辕》在冯小刚作品当中,它是算不上优秀的,但起码是制作精良吧。对大多数人来说,我觉得观感可能是不共鸣,有隔阂,可是它居然被扣了一顶大帽子,叫不写穷人,进而上升到主创人员开展了人身攻击,写出了很多大字报一样的批评。那我就想问一句了,难道中产阶级和富人,就没有资格成为影视作品的主角了吗?你说剧情就说剧情,东拉西扯的要治主创人员的思想罪,算怎么回事呢?

我将这些观众归纳为,每个人都想在电视剧里看见自己,看不见自己就说不真实,现在的自媒体,什么都能扯到阶层差别上、扯到资本无良上。如果说中国电视剧当中的穷人消失了,那也绝对不是创作者主动选择了不写穷人。搞这个不写什么就有原罪,这个论调,我觉得暴露的是自己的小儿科、不讲理。

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能向好咱就尽力向好。谁如果不让咱如意,咱就奔着谁发力,老是拿文艺作品撒气算怎么回事呢?我觉得大概率你的不幸福不是文艺作品造成的,但你把不幸福投射到了文艺作品的评论当中,你不厚道。

第五个黑洞,是走向极端的媒体话术。在大众向影视媒体的眼里,一部影视作品不是最牛逼,就是最傻逼。从来没有中间地带。你说这不符合文艺作品创作生产的常态,大多数都是不上不下的。但这确实是他们配上偏光眼镜以后看到的景象。

今天的自媒体,已经不是5年前的自媒体了,因为今天的受众,也不是5年前的受众了。5年前的自媒体,多多少少会受传统媒体规范的影响,那受众的口味还比较清淡。

过去5年里,自媒体上的干货越来越少,火气越来越大,采访越来越少,口气越来越凶,食材越来越少,佐料越来越重。见识越来越少,话术越来越猛。5年吃下来,观众的口味可不也变得越来越重,而味蕾是越来越麻木。

所以夸一部剧,他们必得是一开播,就说这是剧王,这是第一。经常出现的情况是,刚开春,就封出去好几个剧王,全然不管下半年怎么过,剧王不够用怎么办。如果第一说多了,怎么办呢?就封第二,第二不够了又封第三。

反正我们知道,太平天国是分了两千多个王,王里头也分了三六九等,一等王二等王……要不就说电影感,电影感不够了,就说不敢倍速,不敢倍速说完了,又说不能快进。反正就是那几个翻来覆去那个词吧,我觉得能烦死人。

如果你稍微看一下,“丝儿、鱼儿、叨逼叨”这些号写的评论文章,你会发现他们的数学不及格,忘性特别大,开着帽子工厂,卖王冠也卖孝帽子。

这个帽子不是大就是小,没有一顶帽子能戴在合适的脑袋上。面对这么一群顿顿吃伟哥的人,我能说什么呢?我只能说祝你们永远金枪不倒。

好,第六个黑洞,也是最后一个黑洞,醉眼朦胧的豆瓣评分。早年间的豆瓣评分,它是一股清流,如今的豆瓣评分,鱼龙混杂。早年间的豆瓣,是文艺青年的聚集地,如今的豆瓣,是粉丝攻防的决斗场。

早年间,豆瓣是豆瓣,媒体是媒体,现在媒体言必称豆瓣。早年间,业界并不关心豆瓣的评分,可是如今,很多老江湖也是被豆瓣搞得坐立不安。

豆瓣作为一个评判体系,早年间是自娱自乐的清静之地。可是如今进入了多空交锋的阵地,搭上了粉丝经济的战车,就再也清静不起来了。

首先是狂热粉丝的全面进驻,近年来,就是今年以来吧,以豆瓣评分人数在20万人以上的剧目,差不多有10个,多数都是粉丝剧,粉丝剧能占到7个。这里变成了“数据女工”的主战场,打榜、评分、反黑、控评,有事没事照着汪老师插一刀,反正他们是忙着呢。

然后就是商业水军的兴风作浪,有提前布局手握打分大军的,也有精准对位掌握了财富密码的。总之山呼海啸,黑云压顶,翻云覆雨。

这两股力量介入以后,评分肯定是不正常的结果了。粉丝打分算是过程真实,结果不真实。因为人家实实在在是去打了,但是结果是偏的。如果是水军打分是过程和结果都不真实。

我再说的绝对一点,哪怕是没有水军和粉丝的介入,豆瓣评分也只是舆情的反映,标志着一个作品在一定范围内的受欢迎程度,却不能判定它的品质和成色。

专业成色,只能由专业人士来判定,权威奖项的小评委会,一定比豆瓣的大众评分更靠谱。这就如同政治精英搞代议制,往往比多数人的共同决策更科学一样。面对不提豆瓣评分就不会说话的媒体,我只能说你们太懒了,你们省掉了熬油点灯看剧,也就失去了树立权威的机会。

以上六点,是我对当下恶劣评论环境的一个概括。要想改造这种环境,现在很难很难。因为是贪婪、懒惰和愚昧共同起作用,起早贪黑干了十来年,才铸成了现在这个局面,在我看来,有点积重难返。

但好在,改造的思路是现成的,文艺评判,不能厚古薄今,不能党同伐异,不能依赖大数据,不能良心在别处,不能阶级斗争为纲,也不能搞多数人的暴政。

一句话,观众怎么说都对,像谭老师,说什么我都不计较。但是专业评判,应该交给专业人士来做,比如说像我这样的人就非常适合做这项工作。

卫道不丢人,我是李星文,谢谢大家。

《夏·夜》脱口秀系列节目

第一期——汪海林脱口秀|为什么就不能靠整容、买热搜、刷数据造出奥运冠军?

第二期——宋方金脱口秀| 我眼中的编剧进化史

第三期——黄小蕾脱口秀|在影视圈当“会儿”的好处是:不用争番位,不用站C位

【演员】

王景春 | 张鲁一 丨黄晓明

王学兵 | 梁天 | 王劲松

潘粤明 | 郭京飞 | 周游

罗晋  | 周一围 | 黄轩

 高晓攀  | 王迅 丨于小彤

肖央丨刘钧丨MIKE

刘奕君丨曹炳琨丨许亚军

张颂文丨保剑锋丨常远

王耀庆丨大鹏丨朱泳腾

叶逢春 丨包贝尔丨侯勇

林雨申丨黄才伦丨杜淳

李晨 丨张光北 丨阎鹤祥

李易峰 | 郑恺

 殷桃 | 田海蓉 | 王珞丹 

刘敏涛 | 郝蕾 | 谭卓

海清 | 池韵| 佟丽娅 

 姚晨 | 迪丽热巴 

杨幂 | 唐嫣丨张天爱

柳岩丨陶红丨刘敏涛

咏梅丨江一燕丨宋佳

马伊琍丨王智丨梦丽

龚蓓苾丨黄璐丨邓莎

叶璇  丨黄圣依 丨颜丙燕

李一桐 丨颜丹晨 丨朱媛媛

王茜 | 努雅  |  周显欣

【导演】

冯小刚 | 陈凯歌 | 岩井俊二

郭靖宇 | 曹保平 | 赵宝刚

曹盾丨张永新丨杨文军

宁浩丨黄建新丨阿年

徐峥丨韦正丨田羽生

刘江丨毕志飞丨滕华涛

康洪雷丨李少红 丨 万玛才旦

刘雪松丨冯小宁丨刘一志

习辛丨陈思诚丨陈勋奇

叫兽易小星丨刘杰丨宋文

谢飞丨忻钰坤丨高群书

张杨丨天毅丨辛爽

刘誉丨曹慧生 丨黎志

唐季礼丨丁晟 丨文牧野

董润年 丨尹力丨王瑞

安建 丨诺兰 丨吴宇森

郑晓龙 丨陆川 丨王晶

张艾嘉 丨贾樟柯 丨阚卫平

张歆艺 丨许诚毅 丨郑保瑞

伍仕贤 丨李杨 丨张立嘉

刘健 丨 姜伟 丨林妍

龚朝晖 丨王伟民丨路阳

田波 丨张险峰 | 潘相然

【编剧】

赵葆华 | 何冀平 | 王力扶

严歌苓 | 束焕 | 余飞

梁振华丨孟婕丨陈琼琼

杨劲松丨高璇丨任宝茹

兆民丨杨真鉴丨李潇

六六 | 钱小白、清闲丫头

【制片人】

尹香今 | 韩三平 | 王中磊

方励丨韩冰丨蔡佳

孟凡耀丨吴玉江丨郭现春

藤井树丨戴莹

【企业家】

任仲伦丨于冬丨汪小菲

王中磊 丨刘朝晖

【歌手】

张靓颖丨卢庚戌丨吴克群

苏阳 丨谭维维

《四味毒叔》是由策划人谭飞,剧评人李星文,编剧汪海林、宋方金、史航五人发起的影视文化行业第一垂直独立视频表达平台。欢迎有个性、有观点的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经纪人、评论人、出品人等前来发声,或脱口秀,或对话,观点不需一致,但求发自内心。“说” 责自负,拳拳真诚在心。

欢迎光临四味杂货铺

借鉴到之前四味毒叔举办脱口秀活动的成功,同时也为了响应一直以来四味毒叔后台粉丝的强烈呼吁,我们携手SHAKING CRAB,于8月初举办了《夏·夜》主题脱口秀活动。

本次活动我们邀请了宋方金、黄小蕾、李星文、谭飞、李尚龙、汪海林这6位嘉宾。

现场不仅

所有嘉宾的精彩表现,会在之后的《四味毒叔》节目中陆续露出,敬请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