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谭雅玲/文

近日美元反弹与美股下跌行情反关联较为明显,同时叠加美国经济三大焦点——通胀、就业、经济增长,美元前景耐人寻味。

毕竟目前市场以及美国自身比较关注侧重在问题、压力与矛盾,但是对于美国战略逻辑、表现形态以及后期策略相对认知与防范风险严重不足,甚至存在很大的断层与判断盲区。因此,必须认清特朗普时代以扰外为主、拜登以安内为主是美国国家战略组合拳与战略。

首先美股核心影响力是经济飞跃与结构转型晴雨表体现,这是美国“扰外安内”和“外攻内保”战略周期转换的重要抓手与保障。美国牛市拉长是美国新经济的体现,也是美国经济升级换代的结果。毕竟美国三大股指连连创出历史新高不仅是体现实业经济质量,更是企业利润回报必然效果。

自从疫情冲击开始,至今美国每季度的上市公司财报均反映比较好的回报率和收益率。比较突出的是美国科技公司股指、投行以及私募基金盈利,即便受到冲击较大的汽车、能源或制造业也并未发生毁灭性的打压或亏损。据FactSet数据显示,迄今为止已公布的美股财报格外强劲,接近90%的标普500成分公司的每股收益高于预期。

正是美国新经济内涵产生经济质的飞跃,这就是美股不衰、美股超牛的本质与背景要素。而在特朗普时期,美股技术修正格外频繁,20%牛熊之间迂回更是美国扰外政策的心理反应,也是美国股市技术摆布借题发挥所在。这就直接促成拜登时代美股繁荣长胜不衰局面的延续甚至增强。美国政治延续性和连贯性是投资窗口稳健的关键,也是美国股市重要保驾护航之信心。

其次美国经济增长依托股市效益尚未发生根本转变确定。近期关于美国经济担忧有所加重,一方面是主要投行高盛下修今年美国经济增长预期至6%,而此前预期上调至7%,经济反比落差是市场情绪重点。另一方面是摩根斯坦利等机构预计,美国第三季度经济增长将从9%的预期下至5%,并且未来美股深度调整存在暴跌10%的可能,美国经济悲观占据舆论之首。加之短期美国一些经济指标波动率呈现,如零售数据负数、消费信心指数下降、服务业上下摇摆等,进而相对悲观预期是美国经济当前忐忑不安重点。

然而,透过美国安抚与刺激经济计划,美国社会与经济结构已经悄然调整是事实。如美国储蓄率上升,财富效应显著,通胀高涨不紧张是现实;政府救助资金、股市投资回报、疫情居家改善购买力侧重等,这是美国经济结构变化特点与动态,进而房价、车价、油价上涨体现美国消费新亮点与新增长。最终美国现政府恢复国家公信力、社会向心力以及政策执行力是美国经济持续良性不容忽略的政策红利与收获,拜登安内政策为主已经初见成效。这也是未来美国外攻非常重要的夯实期与稳定期,不容忽略美国经济战略阶段侧重的意义与指向。

第三美国通胀前景面临经济高效与价格高涨双高新业态。美国经济高增长与高通胀并驾齐驱,但尚未发生泡沫或恐慌心理是现实,其中上述股指与经济结构转变是重点。

而美国高通胀来临依然是事实,美国回避暂时性论调存在隐含意图与目标指向,这就是笔者此前一直强调的美元战略规划与长远配置策划,美元利率才是美元软肋与致命之点。

因此美国通胀具有很强的设计性,美联储主动推进通胀是美国国家战略部署,毕竟石油特权使得美国操纵石油价格具有空间与条件,美国自身石油供给、技术研发、储备资源以及国际制衡等都是美元报价石油实施价格调动与煽动的重要手法和组合。而最终美国还是通过刺激通胀达到利率上扬垄断全球的意图,尽管目前看可能性很小,更需要未来漫长时间过渡,但是美元利率短板不仅是美元融资软肋,更是美元问题放大致命风险的源头。因此,特朗普扰外是加速全球宽松货币政策同步,而拜登安内则是加速美国内在要素调整逆转之重点。

最后美国就业状况与经济周期与结构调整凸显经济创新。每一次事件或事态敏感期,美国说辞都集中在就业问题。2008-2009年华尔街金融风暴如此,去年至今疫情以及经济衰退也是如此。然而,不难发现美国就业有突发因素冲击,如疫情居家或封闭经济所致是无法回避的现实。但是同时也存在美国经济升级换代用工与做工者技能、知识与技术不搭经济转型之需的必然,进而美国就业,尤其是2009年的数据凸显不良到改善急速变化过程。

而相比较去年至今数据则是随从疫情进展而时好时坏,但毕竟目前美国失业率7月为5.4%,这已经接近美国均衡失业率水平。尤其是在分析美国服务业时,市场忽略的是支撑起服务业的是制造业,以制造业为中心是美国经济核心,也是美国经济优势,其背后是科技力量与科研成果。

因此,美国就业实际上就是稳定人心和信心,其中就业的全球化差异、经济地区化差异以及政策国家间差异将是各国与美国核心比较所在,美联储货币政策根深社会与就业基础才是国力与国情。    

目前情绪化的舆论偏激不利于风险识别与应对,我们需要常识性、逻辑性、经验性以及标准化的认知与分析方法,进而相对理性预估和预测风险层级与程度,市场做到心中有数才会对策得当,安全有保障有策略,风险防范与应对才会卓有成效。尤其美元作为一个老道经验丰富的货币,加之市场份额能力与力量强势的货币,目前对美元政策的观察需要防范是关键,不可掉以轻心。

(作者系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独立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