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 | 中环闲聊

8月18日,许英琼在直播平台举报,“在平安做了11年,最高团队人力200人,今天我实名举报重庆平安人寿逼迫我购买自杀保单。”

根据其在举报信中的叙述,从她2010年进入公司以来,历届领导以威逼利诱使她购买“自杀保单”19件,合计273万元保费,已缴纳保费170万。

8月23日,中国平安在微博上发布回应:公司高度重视举报内容,旗下平安人寿已第一时间成立专项工作小组,目前正在进行核查,并积极和当事人进行沟通。

针对此事件,我想提出一些问题,大家可以一起来讨论下:

其一、据了解,自保件在保险行业是比较普遍的,但是合理吗?

所谓“自杀保单”,就是“自保件”,即险企员工在没有卖掉相应保单任务后,为了保住工作,就自己为自己买份保险。

一方面是业务员可以买来,充当自己的业绩指标,另一方面保险行业内,部分从业者收入较高,出于自身保障需求为自己或为亲属购买百万级别的保险。

但在行业中或存在一种灰色套利行为,就是保险代理人自购保单,先提升了自己的业绩并赚了佣金,然后再全额退保。

调查出真相之前,我们暂无法判断举报人用贷款购买保险是迫于压力还是想套利。因自身不舍得离职,放弃这个年薪百万的机会?还是因个人利益受损,跳出来举报?

无论哪一种情况,保险业和保险公司或许都应该对此进行长期有效的规范和改革。

其二,中国平安的股价屡创新低,是不是公司内部出了问题?

今年以来,中国平安的股价跌跌不休。8月24日录得历史新低62.8港元,较今年年初的101.929港元,股价几近腰斩。

根据公司年报,2020年,中国平安寿险及健康险业务内含价值为8245.74亿元,较年初增长8.9%;实现净利润960.72亿元,同比下降7.4%。平安寿险的净利润占集团全年总利润的三分之二,可见寿险业务在平安版图中的重要作用。

我们来从几个不同角度看这个问题。

在代理人人数层面,有数据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中国平安个人寿险销售代理人数量持续下降,2019年年底的116.7万人,较2018 年底的142万人减少了 17.7%,2020年底同比下降了12.3%,降至102万人。此外,2020年代理人人均月收入为5793元,同比下降8.2%,活动率大幅下降 11.6%至 49.3%。

从2019年开始,中国平安将先前的“人海战术”战略转向“健康人力”策略,提高了代理人的入口和出口的要求,收入机制较原来的吸引力下降,导致总体上终端销售积极性变差。

加上行业市场相对饱和,保险产业出现同质化产能过剩,甚至供给侧危机,平安就更难了。有调查显示,目前国内共有人身保险公司91家,财产保险公司88家,近1000万人在卖保险,产能严重过剩。

因此,平安的保费收入也出现了下降,实际产能下滑。

2020年度,平安寿险及健康险业务全年规模保费5994.32亿元,同比下降2%。

在2021年1月1日至7月31日期间,中国平安累计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4775.36亿元,同比下降5.19%。

从NBV也就是新业务价值层面,自2018年起,中国平安出现NBV增速逐年放缓,2020年甚至呈现负增长,NBV下降超34%,新业务价值率同比下降14%。

中国平安表示,新业务价值下降主要是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传统代理人线下业务受阻,同时宏观经济及个人收入面临的不确定性增加,导致客户对长期保障产品的消费支出暂时放缓;线下大型活动举办依然受限,线下面对面拜访仍未恢复到疫情前水平,公司高价值的长期保障型业务受到一定冲击。

新业务价值的增速放缓甚至下降,说明公司未来的盈利能力下滑,有可能会引起一系列连锁反应,并且释放出问题。如代理人积极性降低,新保单不好做,保证不了足够的收益。

中国平安的投资能力如何呢?

不得不提起中国平安踩雷华夏幸福。

据悉,2018年7月和2019年1月,中国平安分别以23.65元和24.597元的股价合计买入华夏幸福7.5亿股股份,以25.25%的持股比例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如今,华夏幸福股价已跌至3.85元,粗略计算,中国平安在账面的浮亏已经超过150亿元。期间华夏幸福曾派发一次分红,每10股派15元,据此计算,中国平安获得股息收入11.25亿元。

需要注意的是,除以上对华夏未来的180亿元股权投资外,还有表内投资360亿,也就是说,风险敞口达540亿元。

此外,中国平安在2017年底以68.9港元买入汇丰10.1亿股,之后又几次在60港元价格左右增持,而目前汇丰41港元的股价,使得中国平安在持有汇丰的股权账面市值已经浮亏百余亿。

再加上之前中国金茂、上海家化,中国平安的投资频繁踩坑,让人扼腕叹息。

随着近年中国平安发力科技+金融,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保险主业,削弱了了产品创新和管理变革的力度,影响了整体的利润。

科技概念对于中国平安是不是一个大坑呢?

毕竟,科技并非对于每一个公司都是先进生产力的代名词,可能只是投机取巧的同义词。

有人曾经比较陆金所和蚂蚁金服。蚂蚁以1万多个科技人员和2000个业务人员,服务近10亿用户;而陆金所1000个科技人员和8万多业务人员来服务服务几千万用户。实际上,蚂蚁以支付宝作为互联网流量入口,而陆金所靠业务员的两条腿满世界去跑吗?

既然,在科技方面并没有任何优势,为何不回归主业呢?

故事没有后续,资本市场也必然回转台。

高光不再的平安在调整跑步姿势的同时,需要好好思考探究如何提升主业的竞争力和优势。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关注玩转港股公众号,小鹅带你看深度、有趣的港股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