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冷研作者团队-吹雪

字数:9153,阅读时间:约18分钟

编者按:荆州应该汉末三国的一系列历史故事为大家所熟知。可以说,三国之争在荆州,那么荆州之争在哪里?本文就从军事地理学以及地缘政治的角度,帮大家回顾下刘备与孙权、曹操的荆州争夺战。篇幅稍微有点长,希望大家多给予一些耐心。

荆州的行政区域划分

东汉末年的荆州,包括了今天的两湖大部以及河南的南阳一部分,按照郡县划分则被分为7个郡:分别为南郡、江夏郡、长沙郡、桂阳郡、零陵郡、武陵郡,以及荆州最北部的南阳郡,也就是南阳盆地的所在地。南阳盆地北傍伏牛山,东南为桐柏及其余脉所环绕,西有武当,南靠大洪山,在大山之中其内部又有诸多汉江支流。农业发达,其人口为全国郡县之最。所以各路诸侯均对此南阳郡虎视眈眈,①而南阳郡与曹操控制的核心区域颍川郡为邻,因此早在建安二年正月、十一月,建安三年三月曹操多次与张绣争夺此地。到了建安四年十一月,曹袁两军在官渡对峙之际,在贾诩的劝说下,张绣归顺了曹操,此举也为日后曹操打开了荆州的北大门。②南阳郡的南面则为南郡与江夏郡,两郡“共享”着利用长江支流汉江所灌的平原:江汉平原。而呈南北走向的汉江也将江汉平原“天然分割”成了东西两块,在西面除了汉江以外,还有一条长江支流:荆江。春秋时代的楚国曾经在两江之间建造了最早的都城:纪南城。到了汉朝这个地方被改名叫江陵。刘表治荆州时,江陵成为了南郡的郡治所在。而南郡更成了荆州的州治所在。而江陵也一直都是中国历代兵家必争之地。③

▲南阳盆地与江汉平原连接图而曹操与刘备的作战过程就是从争夺南郡开始的。

曹操南下

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七月曹操南征荆州。八月,刘表病死。已在荆州盘踞多年的刘备集团面对曹操的进攻,能够采取的应对基本可以概括为以整个荆州作为防御纵深,依托水路,守住南郡北部的襄阳与樊城,打持久战。刘备敢这么打,也是得益于其地理优势。我们先看下襄阳地形:襄阳位于秦岭山地与江汉平原的中间地带,南阳盆地的最南端。这里三面环山,南面有岘山,虎头山、百丈山等山脉,山势险峻。西面万山,北靠汉江,与南部山脉相连,组成了襄阳西南部的天然屏障。同时汉水自西、北、东三面将其环绕,成为其天然护城河。当时刘备防守襄阳对岸的樊城,刘琮屯兵于襄阳。关羽水军则守住两城之间的汉江水道。但没想到的是,刘琮居然投降了。这么一来,刘备只得放弃樊城,撤兵南下防守江陵。但是随行的十多万民众严重迟缓了行军的速度。而且曹操得知刘备南下,立刻亲率五千骑兵,亲自追赶一日一夜(据说一天跑了三百里)④,终于在当阳长坂追上了刘备,并将其一举击溃。随后曹操顺利进入江陵,进而控制了南郡。

▲赤壁之战前形势图

事实上如果刘备守住江陵,那么此时守卫东部江夏郡的刘琦便可与他东西呼应,再加上荆南四郡与江陵城中多年的物资储备,完全还有一战的资本,但是长坂一战的惨败,使得刘备无法退入江陵,而曹操在招降了荆南四郡之后,荆州7郡已得6郡,只要再拿下江夏郡,荆州地域便尽归曹操。那么,统一天下就指日可待了。为此刘备只得与江夏郡的刘琦汇合后与孙权联盟。于是,著名的赤壁之战就此爆发了。

赤壁之战

那么孙权为何会不惧曹操,反与此时落魄的刘备联盟呢?这个其实并不难理解。因为就在赤壁之战的前不久,也就是建安十二年末至十三年春,孙氏经过三代人的努力才好不容易拿下了江夏郡的夏口,并击杀了仇人黄祖。所以此时断然没有放弃夏口的道理。另外,此时的刘备是荆州很多不愿降曹之人的代表,⑤所以哪怕只是做个“政治秀”,双方的联盟也是个必然。反倒是曹操,出兵前已经占领了大半个北中国,再加上荆州7郡已占6郡,怎么就落了个兵败华容道的结局?让我们还是从江夏郡和南郡的地理条件来分析下。

▲赤壁之战详细示意图

曹操拿下荆州,下一个目标自然就是江东。要进攻江东,夏口就是必经之路。⑥而此时的夏口尚在联军手中,但联军如果只守夏口,曹操完全可以凭借兵优势,分兵夹击,从当时的形势来看也的确如此。首先曹操亲率水军从江陵沿江南下,准备抵达夏口南面的长江与联军对峙。同时,北线的曹军步骑则顺着大别山南麓向东南方向进军,到达夏口北面。形成南北两面对夏口的夹击之势。⑦反观此时的联军以东吴水军为主,优势在水战。但兵力有限,所以,如果战场是在夏口,那么联军所能做的也仅仅是让江陵出发的曹军无法从江面上攻破夏口,而两军如果长期对峙,那么对于刚获得江陵城中堆积如山的物资的曹操来说,⑧这样的结果正是他想看到的。

所以,周瑜为求速战,曹操为求速达夏口,两军在赤壁遭遇(赤壁的具体方位至今仍然众说纷纭,其大致的方位应该是在咸宁嘉鱼段长江上)遭遇战的结果则是曹军败了。至此,周瑜将战线从夏口推进到了西面南郡的陆水口(后来夷陵之战陆逊的指挥所所在地),曹操则退到更西面了乌林。⑨到了此处曹操如果还想实行水陆包夹的策略,他的步骑最少要多跑几百里路,那么也就意味着周瑜暂时不用担心曹操的水陆包夹了。更有利的是大江之上,曹操根本无法发挥其步骑优势,而且水战的失利,也使得之后的曹军再也没有发起江面上的攻击,这也等于是将长江的“制江权”交给了周瑜。

▲赤壁之战简易示意图

但是就算得到长江的“制江权”,却并不等于取得了胜利,因为凭联军的兵力并不足以发起一场全歼对手的攻势,而且联军的战线虽然推进到了陆水口,也意味着战线的拉长,倘若双方陷入持久战,到时候曹操的步骑还是可以赶到夏口,凭联军的留守部队,根本不可能拦得住,联军丢了夏口,同样会被曹军包夹。所以,周瑜必须在北线的曹军赶到夏口前击破江面上的曹军水师,而此时曹操在江面上选择坚守不战,感受到压力的反而成了联军。⑩

为此,周瑜首先想到了火攻,因为乌林位于古云梦泽(今洪湖,此处还诞生了著名电影:洪湖赤报队)岸边,汉江与长江的水道正是通过云梦泽相连接,而两江交汇之处,道路泥泞,无法行军,而且传说此地树林密布,故称乌林。再加上冬季干燥,且水位偏低,只要风向有利,很容易施展火攻。但是火攻又该如何施展呢?这里首先是个风向的问题。其实不管是江面还是湖面,由于水面和陆地之间有温差,所以在白天水面上形成的高压到了陆地上自然也就成了低压。晚上则正好相反。因此水域面积较大的区域经常出现白天风向是由水面吹向陆面,到了晚上就变成了由陆面吹向水面,也就是所谓的湖陆风(或江陆风)。而这样的自然风向的变化到了后世则被很多军事军无限的放大到了战争领域。

▲水面双向风示意图

既然风向的问题可以通过天文、地理知识来解决,那么总攻击的日子也就不远了,但是想要登陆乌林,摆在周瑜面前的就还有一道坎:曹军船队。所以,演义中的“苦肉计”也就登场了。虽然小说的情节是虚构的,可江东的“投降派”一定也不会少。对于此时自认胜券在握的曹操来说,来几个投降的人甚至可说是情理之中。只是最终曹操等来的不是黄盖的投降,而是他的火攻。?而当曹军船队陷入一片火海之后,此其水师部队被烧死、溺死的已经不计其数。

见到此景,曹操意识到周瑜已经发起了总攻,在逆风的条件下,此时已经不可能从江面上发起反击,所以曹操当机立断下令“烧船”撤退,避免将战船留给联军。同时考虑联军以水师为主,因此选择从华容道退回了江陵。但是曹操的惨败不仅是在赤壁和乌林,同样也是在华容道,只不过华容道的惨败不是来自于联军,而是来自于华容道的地理条件。前文刚提到了乌林的所在地其实是在古云梦泽的岸边,而华容道其实就是条云梦泽中湖泊之间的泥泞小道,这样的小道,冬季枯水期可以勉强通行,但尽管如此,曹操甚至也是让伤兵以身体铺路,才九死一生的逃出生天。?

▲旧版三国华容道剧照

虽然曹操在此战的惨败,原因是多样的,但是对于荆州乃至南方地形的无知,无疑是个非常大的因素。反观周瑜此前多次与黄祖在长江上对阵,麾下甘宁等人早年又是黄祖的部将,对江夏郡与南郡的地形及长江的水文条件可谓了如指掌,所以光从“地利”的熟悉角度来说,两军的胜负其实并不意外。而此战以后,孙权仗着大胜之际与曹操开始了南郡江陵的争夺。但是,却被刘备趁机钻了空子。

▲南郡拉锯示意图

湘水之盟

原因是刘备趁着孙曹在南郡拉锯的时间差,靠着早期在刘表底下为官的“人气”,连下荆南四郡(长沙、武陵、桂阳、零陵)。算上以“暂为容身地”的名义“骗”来的南郡使得他势力大增。到建安十六年(211年)刘备攻占益州全境,此时的他迎来了人生的巅峰。

▲刘备入川前荆州势力图

可是刘备的壮大不仅是对曹操而言,对孙权也产生了威胁。特别是“借南郡”时,刘备是以拿下益州之后就“归还”的名义“借”的,所以到了建安二十年(215年),孙权派鲁肃、吕蒙去讨要荆州的时候,两人足足带去了5万大军。而此时与之对阵的正是留守的关羽。但就在双方即将开打的时候,曹操发兵汉中,不想两线作战的刘备也只好委曲求全,双方定立“湘水之盟”。所谓“湘水之盟”就是以湘江为分界线,荆南四郡中的长沙郡、桂阳郡、重新划给了孙权,刘备则留下了南郡与武陵郡,以及零陵郡。

那么为何孙权甘愿把地理位置最重要的南郡留给刘备呢?这是因为在赤壁和南郡战役中,孙刘联军虽然获胜,但并没有完全占领南郡与江夏郡,南郡北面的襄阳和江夏郡北面的章陵此时还在曹操手中,所以孙权如果将已占领的江夏郡南部与南郡南部“连接”在一起,那就意味着自己要独自守卫整个长江中下游防线。这样看来,光此时的荆州境内就已经有了缩小版的“三国”:曹操控制着北部的南阳郡,并重新设立了襄阳郡、章陵郡以及南乡郡,西面刘备控制了南郡、武陵郡、零陵郡,并重新设立宜都郡。东面孙权占领了江夏郡、长沙郡、桂阳郡,并重新设立汉昌郡。(所以荆襄九郡的说法只局限于赤壁之后以后湘水之盟以前的很短时间之内)

▲湘水之盟后荆州势力图

关羽北伐

到了建安二十四年(219年),汉中战役决出胜负:刘备打败曹操,并晋位为汉中王。随后又攻下了上庸,房陵等地。而此时的关羽也做好了北伐的准备工作。那么对于关羽乃至整个刘备集团来说,到底该不该在建安二十四年的时间段里北伐?其实在这个时间段里,刘封、孟达占据上庸、房陵,刘备也亲自在汉中督阵,加之刘备先前在荆州的人气,关羽北伐从时机上来讲,如果只为襄阳郡,那还是占有很大优势的。

然而,虽然时机选对,军事上却没这么容易。这是由于从襄阳南下攻江陵容易,从江陵北上攻襄阳却是很难。因为虽然双方都有坚固的城防,但江陵却没有襄阳的地理优势。从襄阳南下攻江陵,水陆两路,襄阳都处于高势,拥有上游攻下游、山地俯攻平原的优势。其南面的汉江支流清江(古名夷水)及荆山、大洪山都可为其屏障。?但也有个弱点:襄阳北靠汉江,对岸的樊城也仅弹丸之地,非常容易受到围困。

再从关羽的北伐路线来看,选择在雨季,沿汉江逆水而上。随即便包围襄阳与樊城,并且依靠水路提供军队补给。而对于曹操来说,西部丢了汉中,中部襄阳再守不住,许昌就危险了,所以曹军的应对则是章陵郡太守吕常调任襄阳主将,中部“战区司令”曹仁守樊城,提供襄阳的后援,并且连续派出了援军,奈何关羽一路势如破竹,并在樊城外围水淹于禁、庞德的援军。这样的结果不仅使得关羽本人威震华夏大地,而且刘备集团的势力也迎来了最高光的时刻。但没想到的是此时孙权的“背刺”来了。

▲孙刘联盟剧照

其实光从“孙刘联盟”的角度来说,只是赤壁之战时联合抗曹的外交手段,而当曹操的威胁小于刘备的时候,作为国家的利益使然,其外交手段必然会发生相应的变化。所以就在刘曹两家激战正酣之时,孙权居然和曹操暗地里玩起了合纵。吕蒙趁机“白衣渡江”夺取了江陵。随后陆逊又攻占了宜都郡,这样一来,刘备集团等于丧失了荆州的根基。此等失误,后人多归咎于关羽的狂傲性格,甚至有人异想天开的认为是刘备与诸葛联手要做掉关羽的“暗箱操作”。事实上,孙权不会允许刘备势力在荆州有更进一步的发展,因此,不管谁,不管什么时候,只要从荆州地域北伐,吴军从后偷袭都是个必然,夺取南郡却是其蓄谋已久之事。

▲老版吕蒙剧照

所以孙权的这次行动无疑是破坏了“孙刘联盟”,其行为肯定会为后人所唾骂。一代名将关羽也就此含恨而终。而就在孙权夺回荆州之后,夷陵之战爆发了。下面就来说说夷陵之战。

夷陵之战

如果说关羽的襄樊战役,是争夺荆州的南北对抗,那么夷陵之战就应该是东西的对抗了。夷陵地处长江西陵峡,位于长江中游与上游的交界处。北倚荆山山脉毗邻,东与江汉平原相连,其南与武陵山脉相接,其西为巫山山脉。形成了西连巴蜀山脉、东接江汉平原的独特地貌。且境内有清江、漳水、沮水等支流,自古即为军事重镇,素有“楚之西塞”、“川鄂咽喉”之称。?在华夏战史中,无论从巴蜀进攻荆楚,还是从荆楚进攻巴蜀,都会选择夷陵作为前沿阵地。

所以赤壁之战后,曹仁和周瑜在南郡拉锯,当时周瑜在江陵城还未攻破的情况下,居然先派大将甘宁(前文提到此人早年为黄祖部将,但更早时在刘璋处效力,所以算是为数不多熟知益荆扬州地形的人)往西攻占了夷陵。对曹仁完成了合围,最终曹军也因为夷陵的丢失而全线崩盘,不得已撤出了江陵。而从周瑜派甘宁攻占夷陵这点来看,说明当时的东吴很早就重视荆州与益州的地理通道了。?事实上,夷陵的重要性不仅在于东吴,对刘备也是至关重要。早在赤壁之战时曹、孙、刘三方就展开了争夺。刘备最早从新野南下时并未直接与关羽会合,而是想先往西面跑,很可能就想为了抢占夷陵,只是当时曹军追的紧,未能如愿。?到了入川前,刘备单独设立了宜都郡,郡治就设在了夷陵,而后关羽的襄樊战役也是由于夷陵被东吴占据,才导致了退往益州的道路被切断,最终才兵败被杀。

▲夷陵之战双方战力简表

那么从关羽被杀到刘备东征,足足两年多。刘备花了这么长时间准备,为何还是输了这么重要的一场战役呢?还是先看下刘备从益州发兵进攻荆州可供选择的进兵路线:

▲蜀军进攻阶段地形图北线为夷陵道,中线为长江水道,南线为夷道。然后从地理的角度看下战役的过程。

蜀军进攻阶段

章武元年(221年)七月,刘备命令4万先头部队,发起了夺占巫县(今重庆市巫山县)和秭归(今湖北省宜昌市秭归县)的战役。4万先头部队分为水军和步军两股,水军由陈式统领,步军由吴班、冯习等人统领。此战蜀汉军队顺流而下,地形十分有利,再加上东吴陆逊主动收缩战线,撤至夷陵峡口至西塞一带布防。所以蜀军同年八月间就攻占了巫县、秭归。而后的从九月至十二月,这支部队则一直在秭归体整备战。其原因是在于水军的缺失,之前关羽兵败不仅本人被杀,蜀汉的水军力量也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见此战机,陆逊命宋谦等人发起了反击,这次反击击破了蜀军5处营寨。?此后蜀军只得一边等待刘备主力,一边继续打造水师。直到章武二年(222年)正月,刘备亲率主力来到秭归县,才下令吴班、陈式率领重新打造的水军发起了攻占西陵峡峡口处夷陵城的战役。吴班、陈式率大约两万水军顺流东进,一举夺取了夷陵城。并迅速控制了夷陵道的长江北部地区。(夷陵道是夷陵城通往当阳、江陵和襄阳的驿道)。甚至还攻陷了陆逊的前线指挥所:猇亭。而水军则驻营于夷陵城及两岸滨江地带,与中游的东吴水军对峙。陆逊暂时退到了夷道城(宜都郡郡治)城东十里的长江口扎营。屯兵在此的目的其实就是不让蜀军水师绕开宜都郡,直攻江陵。然后便将防守夷道城的重任交给了孙权的侄儿孙桓。

蜀吴相持阶段

蜀军方面,在攻占了夷陵城之后,刘备继续南进,然后自己将大营安在了猇亭。并在连绵的山峦间联营几十座。随后多次来到吴军营前挑战,甚至在山地间埋伏八千人,命吴班诈败,引其进入伏击圈,奈何陆逊做起了“缩头乌龟”,天天挂“免战牌”。?之前夷陵城被夺,吴军诸多将领就要求出战,特别是有着击溃蜀军5营的先例,使得吴军将领都觉得可以在正面进攻中击溃蜀军。在面对蜀军多日的骂阵,陆逊迎来了信任危机。但都被他以“忍辱负重”的噱头加孙权的亲赐佩剑为“号令”所制止。并加强了江面上的防守。

陆逊这样做看似丢了利于防守的山地,事实上却是主动退出了兵力不容易施展的山道区域。而蜀军在绵长的山道间的行军,也增加了其后勤补给的困难。另外也使得刘备不敢在江面上与其决战。所以,刘备把水师部队全放在了夷陵,以避免江面上遭遇吴军的水师部队,毕竟之前赤壁之战,刘备也算是亲身体验到了东吴水师的厉害。只不过这样做的话,他也犯了和曹操同样的错:制江权被直接送给了陆逊。可能对刘备来说,与其拼水师,不如在陆地与吴军作战,毕竟他有兵力上的优势,而且在山上扎营,又有高地的地利。

但是当陆逊坚守不出时,这样的优势就化为了乌有。为此刘备也采取了他的应对:那就是分兵,所以他派黄权分兵屯于长江北岸的当阳(此人在夷陵之战后投降了曹丕),?这么做也是为了迷惑陆逊使其以为蜀军的进攻方向是在长江水道的北面,同时也防备曹魏可能发起的攻击。随后派出了马良前去策反武陵郡的沙摩柯。自己则向夷道城的孙桓发起了攻击。吴军诸将领见此,准备前去营救,但再次被陆逊阻止。而且孙桓也的确争气,硬是守住了蜀军的攻城。?(事实上,曹操与孙权的宗室子弟的确比刘备的强了很多),而对陆逊大营和夷道城都久攻不下的蜀军从此开始了与吴军漫长的对峙。

▲吴蜀相持阶段地形图

吴军反攻阶段

到了六月,两军对峙已经半年有余。天气开始炎热。长江水位也开始增高,陆逊下令开始反击。吴军先攻击了蜀军的一个营寨,但作战失败。此时的陆逊却说有了破敌之计。原因在于这次试探性的攻击让他了解到了蜀军的营地虽然环环相扣利于防守,但营地皆在树木茂盛的山地间。这种地形非常利于火攻。而且长江之上根本没有蜀军船队。陆逊得以用船队快速将兵力投送到了猇亭的蜀军营寨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实施火攻。

蜀军遭到了“火烧连营”之后,很快兵败如山倒。刘备虽然避免了自己的水师被火攻,可惜最终还是难逃被火攻的命运。受此打击的刘备只得收拢残兵之后在猇亭西面的马鞍山准备等待江北黄权的援军,但在吴军连日围攻之下,蜀军重要将领接连战死。?但是刘备的厄运还不止于此,没有制江权的蜀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从江陵城中的朱然、韩当率船队一股气打到了涿乡,封死了刘备北面的退路。?

此时的刘备只得在亲兵掩护下继续连夜走山路往北撤退。而更要命的是蜀军的水师部队也遭到了吴军徐盛、宋谦等人的攻击。但好在吴军水师的大部分船队都在猇亭附近的江面上,以用于切断刘备与黄权的联系,再加上蜀军水师将领陈式等人的拼死抵抗,总算为刘备争取到了逃亡的时间,让他安全返回了秭归。但是到了秭归之后,之前受到连日猛攻的夷道城中的孙桓居然走水路赶上了他,刘备只得在放火烧皮甲的青烟掩护下才终于逃回了他的出发点:白帝城。?在这里,接应他的赵云击退了吴军的最后一波追军。刘备好歹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吴军反攻阶段

至此,夷陵之战结束。刘备大败。此后的蜀汉再也没有了争夺荆州的机会。那么由此引生到了更深层次的问题:诸葛的隆中对中所提倡的从荆州为主,汉中为辅的北伐路线,从实际出发,到底有没成功的可能?

隆中对与江都对中的地理战略格局

其实荆州的确可以与汉中形成对曹操的钳形攻势,其对于刘备集团的生存与发展至关重要,一旦失去此地,即被限制在益州一隅,根本无法完成北伐大业。而之所以荆州为主,也是因为由荆州攻中原的路线要比出汉中攻关中的路好走的多,而且如果夺取襄阳郡,还可以打通荆、益二州的连接,同时以襄阳为“桥头堡”,可以为日后北伐创造十分有利的条件。再加上南阳郡新野等县曾是当年刘备长期驻扎之地,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便于解决后勤保障问题。正因为如此,刘备在赤壁之战后便在荆州苦心经营,并派关羽重兵把守,也是为了将来的北伐做准备。但刘备军中居然无人意识到孙权的潜在威胁,而究其原因就是出于对江东与荆州地缘关联性的认知存在严重的局限性。

▲连接襄樊与汉中的汉江

因为对于孙权所在的江东平原来说,长江是其战略屏障。早在孙策时期,张纮的《江都对》就提出了以长江来控制荆、扬二州的地缘战略。而孙权继位之后,这个比诸葛的《隆中对》还早很多年的战略也没有改变过。?所以基于这样的地缘态势,长江必须为其所有,这样才能确保其立国之本。曹操在赤壁、南郡接连战败后,虽仅取得荆襄之地的北部极少区域,但其核心区域颍川郡的防守至少有了一定的保障,所以之后的曹操并没有把作战的重点放在荆州地界,而是选择在合肥与孙权拉锯,其原因是由合肥南下,可以切断孙权军队在长江中下游的联系。然而孙权居然将南郡“借”给了刘备,自己收缩兵力,集中在了长江下游,这样一来在战略和战术上都抢占了先机。但这一切随着刘备势力的膨胀,让孙权感受到了新的威胁,为此他就必须重新夺回荆州。

荆州之争在哪里?

由此,我们回到本文开头的问题,荆州之争在哪里?

▲今荆州城墙(今日荆州非本文的荆州)

从赤壁之战的前半段来看,曹操走的是从南阳南下攻襄阳,入江陵的路线,后半段则是从江陵入长江水道攻江夏的路线。随后的南郡争夺,周瑜攻占了江陵,才迫使曹仁北撤。而关羽的北伐也是从江陵北上攻襄阳。到了夷陵之战,刘备虽被阻于夷道,但从他的路线来看,他的目标依然还是江陵。

由此可见,江陵虽然经历过三家几度易手,但是从东汉末的南北对峙的地缘格局来看,除了赤壁之战期间以外,这一地区始终归属南方政权,与北方的曹魏势力相抗衡。只不过刘备和孙权占领时期,其地位和作用稍微有着明显的区别。南郡之战后,周瑜屯兵于江陵。刘备则只能栖身在“穷山僻壤”间的荆南地区,这样的安排很明显是孙权有意而为之。因为对于此后的天下格局,周瑜也和刘备一样:以江陵为“根据地”,先西取刘璋、张鲁,然后以蜀道设防,采取守势。将北伐主力集中在荆州。?而且对周瑜乃至整个江东来说,刘备是日后争天下的潜在威胁,必须将其限制。从当时形势来看,实现此战略具有很大的可能性。

特别是在攻占夷陵之后。反观当时刘备的兵力,根本不会有太大的作为。但是当周瑜在筹备入川准备时,居然突然暴亡。这样一来也导致了东吴取益州的计划还没开始就失败了。随后到了刘备时期,江陵是其西征与北伐的后方基地,也正是得益于此地充足的后勤物资,刘备和关羽先后在取西川,夺汉中和北伐襄樊的战役中取得了巨大胜利。其统治江陵的时间,起于建安十五年(210年)的刘备“借荆州”。之后,刘备将关羽安扎到江陵,同时为了恢复赤壁之战前后江陵地区遭到的严重破坏,派诸葛在当地理政。因此江陵地区民生很快得到了恢复。随后出征刘璋期间更是留诸葛在江陵来辅佐关羽。而关羽独辖荆州虽然只有短短五年,但从襄樊战役来看当时的江陵及附近地区为其提供了充足的兵源与物资,致使蜀军在荆州战区的综合实力明显提升。?只不过当关羽被袭杀,刘备东征再次惨败之后,被彻底“赶”出江陵,原先的荆州内“小三国”的地理格局被打破,蜀汉失去了与曹魏、东吴鼎立的地缘支撑,之后的蜀国尽管有诸葛的六出祁山,姜维的九伐中原,但都无力回天,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夷陵之战后三国版图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在百度知道日报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知道日报的观点或立场,知道日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合作及供稿请联系zdribao@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