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和驴都是人类的好帮手,有着数千年的驯养历史。人类驯养动物最初都是为了食物,随着工具的发明和使用,狩猎效率提高了,多余的猎物短时间内吃不了就只能养起来,随着时间的流逝我们的祖先发现一些猎物除了作为肉食之外,还可以产蛋、产奶。

当然除了吃之外,一些大型的牲畜是可以帮助人类干很多事情的,其中马最为特殊,在历史上它们也经历过肉用、乳用以及作为交通工具和战略物资等等,尤其是曾经跟随人类的军队南征北战,作为重要的战略物资,在早期马并非是普通人家可以饲养的,吃更是不可能了。这也导致即使到了现代社会,马肉仍然不是主流,虽然它的肉质也很好,但吃的人就是很少。

相反,驴子和马在亲缘关系上比较近,驯化的历史也比较悠久,但是驴子的身份就没有马那么高贵了,是普通人家可以拥有的牲畜。例如从很多古诗词中就可以看到端倪,一些穷困潦倒的文人多是骑着小毛驴。驴肉的地位还是比较高的,毕竟是“天上龙肉地下驴肉”,龙肉自然没有人能吃到,那么驴肉就是名副其实的第一位了。

在生物学分类上马和驴亲缘关系很近,是马科-马属下的成员,由于没有外在的阻碍因素,马和驴是可以杂交并且诞生下杂家后代的,也就是大家熟知的骡子。骡子综合了马和驴身上的优良品质,力气大、耐力也足,远超过它们的亲代马和驴,因此被人重视成为人类的好帮手。

但是骡子一般只用来帮助干农活或者驮重物,再也没有其它作用了,老人常言:宁死都不吃骡子肉!因此很多骡子即使死了,也会被主人送外掩埋,并不会有人吃骡子肉。但是现在一些奸商可能用它们的肉来充当马肉或者牛肉。

         骡子的生物学地位很尴尬

前边已经提到骡子是一种杂交动物,是马和驴杂交后生下的后代,一般我们在农村见到的多是马骡,它们是由母马和公驴杂交后生下的后代,整体性状更偏向于马。而驴骡可以在动物园里看到,外形跟驴更将相似,同时体型也比较小,它们是由公马和母驴杂交后生下的后代。

骡子的生物学地位很尴尬,严格意义上来讲它们甚至算不上是一个物种,在地球生物演化的大潮中,骡子完全不占一席之地,它们只能短暂的存在十几年。因为骡子是两个物种的杂交后代,不同物种之间存在生殖隔离,这是大自然铁的定律,没有例外可寻。

生殖隔离分为多种情况,例如地理隔离、机械隔离等等,因为生存的环境空间不同、因为繁殖习惯不同导致两个物种之间无法交配。从最简单的植物来说,两个植物连开花期都不同,就是想要杂交也无能为力。而像一些鸟类生活在森林的不同树冠高度上,营巢产卵都在不同的地方,自然也难以杂交繁衍后代。

当然除了这些非常明显的情况外,一些亲缘关系比较近的物种,它们因为生殖习惯比较相似,有的时候可以交配,但是交配后会出现三种情况:首先就是无法生育后代,在配子阶段就无法完成;其次是生下后代不活,大多数都是早夭;最后就是生下健康的杂交后代,它们可以很好地生存下去,但是这类杂交种并不可育,也就意味着不能生育后代。

骡子就是第三种情况的代表,除此之外还有狮子和老虎的杂交后代狮虎兽(虎狮兽)等等。因此说骡子的生物学地位是非常尴尬的,它们只是在人类干预下马和驴杂交生下的不可育后代。

         从客观的角度来讲骡子肉可以吃

骡子的生物学地位无论怎么尴尬,都无法否定它们是地球上的一种生物,那么它们的肉和普通动物的肉其实是完全没有两样的,瘦肉都是蛋白质,肥肉都是脂肪,含有的微量元素以及各种物质成分也不会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如果从骡子的亲代马和驴来看,骡子的肉也不会难吃,营养物质也会一样不少。但就是因为骡子是不可生育后代的杂交种,因此在农村传统的思想下,骡子肉最好不要吃,尤其是孩子,但这种说法就不是那么科学了。

如果说从微观上来看,骡子的不同之处在于它们拥有着63条染色体,染色体不成偶数,也就意味着在生殖细胞减数分裂那一步会出现错乱,无法形成正常的生殖细胞,如卵子和精细胞,这是它们不可育的原因之一。

但这一点差异并不会影响人类的食用,无论是多少条染色体,或者是其它物质,最后都会被消化分解成基本的营养物质单位,例如氨基酸或者核糖、脱氧核糖之类的。农村老人说的“宁死不吃骡子肉”主要原因就是思想上过不了关。

        说在最后

其实骡子也分公母,一般公骡子不再具备繁育后代的能力,但是母骡子在特殊的情况可以生下后代的,只不过非常罕见。当然,农民对于自己养的牲畜都比较珍贵,尤其是那些陪伴十几年还帮助干农活的牲畜,主人已经对它们产生了感情,一般都不会去吃,即使死了也是直接掩埋的。

文/科学黑洞,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在百度知道日报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知道日报的观点或立场,知道日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合作及供稿请联系zdribao@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