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传》中有一个情节,白展堂受够了盗圣的身份,认为自己要是当初没有学武功,而是做一个江湖郎中,就不用像这样每天提心吊胆了。

当梦境真的实现时,老白也并未做一个正经郎中,而是做了一个坑蒙拐骗的江湖大夫,当莫小贝因为糖葫芦吃多找医生看病时,老白直言表示:自己前后学了不到一个月的医术,根本治不了病。

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在生活中还真的就存在没学过几天医术,就敢开药治病的人。

2008年,54岁的宋振川凭借着道听途说的药方,利用生草乌、草乌、川乌等药材自制药酒,声称有治疗风湿的效果,然后将这种药酒提供给3人饮用,结果导致3人中毒,其中两人抢救无效死亡。

经过法医鉴定,死者死亡原因是:乌头碱中毒。乌头碱广泛存在于川乌、草乌、附子等植物中,是一种有毒成分,口服纯乌头碱0.2毫克即可中毒,3-5毫克即可致死,毒性比砒霜还毒。民间常用川乌、草乌等制作成毒液,涂抹在箭矢上制作成毒箭。

专业的医院很少会使用川乌、草乌等进行内服,即便内服也会经过炮制,将药材中的毒素降解一部分。尽管如此,在入药时对药物的量仍旧有严苛药酒,《中国药典》规定的用量仅有1.5~3克,而且还不能长时间服用含有草乌、川乌、附子等药,也不能开药量较大。

川乌和草乌等制作药酒时,如果未经炮制,仍旧具有毒性,这是因为乌头碱易溶于乙醇,口服超过10毫升就能导致人体中毒,甚至死亡。

54岁的宋振川并没有医学背景,在制作药酒之前,是一个农民,对药物的认识并不多,虽然知道乌头有毒,但自信可以解毒,结果造成3人中毒,其中2人抢救无效死亡。而宋振川自己,也受到了相关法律的惩罚。

自制药酒隐患多

我们日常生活中有一句话,叫做:能吃的直接吃,不好吃的泡酒,不能吃的入药。在这个万物皆可入酒的年代,真的不是所有的药酒都能喝,日常生活中经常出现药酒中毒事件。

2010年时,杭州倪先生因为服用自制蛇酒中毒,据家属介绍说,他喝的蛇酒都是自己制作的,前段时间刚买回来的酒,用蛇和草药泡了一壶蛇酒,结果喝到中毒。

如果浸泡蛇酒所采用的是毒蛇,毒蛇的毒牙连接着毒腺,中空的毒牙会将毒腺中的蛇毒浸入到酒中。酒精虽然能够降解蛇毒,但是降解蛇毒的速度较慢,往往需要3-6个月的时间,而且还是需要高度白酒,否则蛇毒非但不能降解,蛇也会变质,滋生大量微生物。

如果蛇酒中的蛇毒没有完全降解就饮用,此时饮用就存在着一定的危险性。如果口腔、食道处存在着伤口,蛇毒就会顺着伤口进入人体,造成人类中毒。

除此之外,还有人认为药酒没有保质期,甚至认为“时间越长,药效越好”。但实际上,药酒如果没有严密密封,药酒中的酒精会不断挥发,酒精具有一定的防腐作用,酒精挥发之后,药酒中的药材就会被微生物分解,此时的药酒就可能会具有毒性。

昆明的李先生,曾经给一只大公鸡灌下浸泡了10年的药酒,结果25分钟后,公鸡死亡了。随后又给母鸡灌下了10毫升的药酒,可怕的是母鸡也在25分钟左右抽搐而死。这下把李先生吓坏了,因为在此之前他也服用了这个药酒,大约40毫升,而在服用这个药酒之后他时不时地会感觉全身酸痛,浑身乏力,胸闷气短,呼吸困难,尽管经过医生救治,但胸闷呼吸困难的毛病仍旧会经常发作。

事实上,自制药酒使用药物不规范,浸泡药物的酒精浓度有高有低,浸泡时间也有长有短,药酒的药性非但没有包票,反而有中毒的风险,所以在日常生活中不仅要避免服用自制药酒,就连江湖郎中的药酒都不要轻易服用。

药酒变毒酒

除了浸泡的方法不对外,还有人选择的材料根本就不适合浸泡在白酒中。

2020年元旦时,清远的黄先生在一农庄就餐期间,喝了杨桃酒。杨桃酒非常甜美,几人都多喝了一些。结果第二天身体就出现不适症状,幸运的是黄先生看到了媒体报道杨桃酒不适合泡酒,有人误食杨桃酒中毒,症状和自己的一模一样,于是赶紧让朋友去医院就医,因为就医及时,几人都没有出现大问题。

医生表示,杨桃富含草酸,长时间浸泡在酒中,容易增加草酸盐的沉积,过多的草酸进入到身体后,会在肾小管中沉积,从而导致肾小管损伤而出现急性肾功能衰竭。

2018年时,重庆市璧山区一户人家在办寿宴时,主人拿出了珍藏的药酒招待客人,结果药酒中含有有毒物质,导致了15人中毒,其中5人中毒身亡。

因为自制药酒中毒的人非常多,就连死亡事件也时有发生,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尽量不要自制药酒,如果一定要饮用,也要少量饮用,一旦发现问题,要及时去正规医院救治。

其次,千万不要相信“民间神医神药”,或许民间真的藏有高人,但只要你遇到的是假药贩子,就可能会丢财丢命!

特别声明

本文为自媒体、作者等在百度知道日报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知道日报的观点或立场,知道日报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合作及供稿请联系zdribao@bai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