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最著名的那具尸体,他的名字叫才旺·巴尔多,当他失去生命时才28岁。但经过他遗体的大多数人都称他为“绿靴子”。 近20年来,他的遗体就躺在珠穆朗玛峰峰顶附近,对于那些寻求从其北面征服世界最高山峰的人来说,他俨然已经成为一个阴沉沉的标志。许多人在珠穆朗玛峰上丧生,像巴尔多一样,绝大多数都留在了山上。 但巴尔多的身体,那么地鲜明和突出,成为了珠峰上最知名的尸体之一。

那些在珠峰北坡攀登过的人,都知道“绿靴子”,或者读到过或者听过其他人谈过“绿靴子,大约80%的人还在绿靴子附近的那个避所休息,而且很难忽视那个躺在那里的人。

随着时间的推移,巴尔多便被直呼为“绿靴子”,并已成为North Col通道永久的固定标志。 在过去的二十年中,登山者都将“绿靴子”作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标志,一个路标,用以衡量他们攀登路程和到达顶峰的距离。直到2014年,“绿靴子”的遗体才最终落到山顶某处较低的地方,在那里他加入了其他从主路线上被清除的其他堕落登山者的遗体当中(为了给活人让路)。[头条·小宇堂——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根据美国科罗拉多登山者Alan Arnette的记录(他的博客是关于珠穆朗玛峰的可靠信源),从1924年到2015年8月,有283人在山上死亡——170名外国人和113名尼泊尔人——导致整体死亡/登顶的比率约为4%。

我们来读一个关于珠峰上“冰封睡美人”的真实故事,虽然这故事中的某些细节的描述可能并不甚清楚:“弗朗西斯·阿尔森蒂耶夫和她的丈夫谢尔盖是狂热的登山者,他们试图在1998年征服珠穆朗玛峰。弗朗西斯的目标是成为第一位在不使用补充氧气的情况下攀登珠穆朗玛峰的美国女性。经过两次登顶“未遂”之后,她的心愿在那日终于达成,但却最终没能庆祝她的成就。

由于缺乏氧气补充,这对夫妇移动缓慢,这使得他们在5月22日当天很晚才接近登顶,这迫使他们不得不在死亡区度过了一个夜晚。这对夫妇在这“最后一夜”因为某种原因分开了,谢尔盖回到了第四营地,并且认为妻子也这么做了。寻妻未果,谢尔盖又急冲冲带着氧气和药物又赶回了峰顶方向,希望能够救援他的妻子。

上图:一位登山者的遗体

关于这些细节,另一些人的描述虽然有所不同——5月23日,一个乌兹别克斯坦登山队在登顶路线上发现了弗朗西斯,只剩下了半条命,无法自主行动。他们想尽办法把她扶下山,但最后他们自己的氧气也告耗尽,于是不得不扔下弗朗西斯并下到营地。而路上,他们还曾与谢尔盖擦肩而过,之后却再也没见他活着回来。

5月24日,登山者伊恩·伍德尔和卡西·欧道德看到一个身影在“第一阶”的阴影中褴褛地抽搐,这是珠峰东北山脊上的三个台阶之一。弗朗西斯因严重缺氧且被冻伤,仍然趴在她的攀登线上。 她不停地低声说“别把我留在这里。 不要让我死在这里。”,这个两个登山者于是放弃了尝试登顶,并花了一个多小时试图拯救她。在危机四伏的路途上,弗朗西斯陷入了昏迷。再一次这对登山者自己的氧气也快要耗尽,这两个登山者不得不做出痛苦的决定,离开她返回营地。于是,九年来,登山者们络绎不绝地或远或近地从这位已经成为珠峰景观一部分的冰封美女身旁路过。人们称她为“珠峰睡美人”。

上图:另一位登山者的遗体

2007年,伍德尔回到山上,将这位睡美人的脸放低了些,她终于可以在那里永远地沉睡,希望她的面容不再是其他登山者的攀登路途上令人惊骇的标志。

”这个“珠峰睡美人”的故事中,两个登山队都曾经想拯救她,但最后都因氧气耗尽而放弃,文字似乎非常苍白,但这两次放弃背后有多少唏嘘以及内疚和自责让人回味,但也暗示着要想救援一个在珠峰上遇险的人的风险有多么大,更不用说去掩埋或者搬运尸体。在上面的故事中,伍德尔在2007年也仅仅是为了让死者安息而将“睡美人”弗朗西斯的脸放低了些。

在珠穆朗玛峰的较高地区,寻求登顶的登山者通常会在“死亡区”内(海拔高度超过8000米)花费大量时间,并面临生死挑战。温度可能会下降到非常低的水平,导致暴露在空气中的任何身体部位冻伤。由于温度很低,因此在某些区域积雪会很快冻结,并且可能会因滑倒而导致死亡或受伤。珠穆朗玛峰在此海拔高度的大风也是登山者的潜在威胁。[头条·小宇堂——未经授权,严禁转载]

登山者的另一个重大威胁是低气压。珠穆朗玛峰顶部的大气压力约为海平面压力的三分之一或0.333标准大气压,因此只能吸入大约三分之一的氧气。

死亡区对人体能的影响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大多数登山者需要长达12小时才能从南坳到山顶之间行走1.72公里的距离,而且达到这种水平也需要长时间的高度适应,这需要40-60天进行探索性训练。在海拔高度超过8500米的地带,如果人没有适应这种环境,则可能会在2至3分钟内失去意识。

2007年5月,阔德维尔极限珠峰(Caudwell Xtreme Everest)研究团队对极端高海拔的人体血液中的氧气水平进行了医学研究。超过200名志愿者爬上珠穆朗玛峰大本营,进行包括血氧水平的各种医学检查。一个小团队也在前往登顶的途中进行了测试。即使在大本营,低氧分压也直接影响血氧饱和度。在海平面,血氧饱和度一般为98-99%。在大本营,血液饱和度降至85%至87%之间。在山顶采集的血液样本表明血液中的氧含量非常低。低血氧的副作用是呼吸速率大大增加,通常每分钟80-90次呼吸,而不是典型的20-30次呼吸。只是试图呼吸,就会让人疲惫。

因此不是没有人掩埋,是没力气埋。珠穆朗玛,可不是一般的山!